凌濤表示,鄭文燦若對台灣政壇毫無影響力,這幾天何至於成為報紙、政論主題?街談巷議討論工五弊案,多過討論憲法法庭。他說,「多名綠營在地議員均為其緩頰,如何可稱無影響力?」

凌濤說,22分鐘可以籌700萬的財力,及過往每夜宴飲累積出的政商人脈,無疑讓鄭文燦更具運作串證、滅證的能力。設想鄭文燦如果透過任何人傳話當事人翻供,或通知潛在被告緊急滅證,豈不是對本案實踐正義巨大的傷害?

他認為「本案之所以得以起訴,為公眾所知,很大程度是因賴清德欲除黨內後患,務求黨內定於一尊。鄭文燦或許感於『同是新潮流相煎何太急』,在野黨旁觀都不免悚然而驚,綠營其他派系如何不兔死狐悲?」

凌濤強調,民進黨的內鬥,與人民無關,但正義、公理無法實現,消耗的是人民對司法的信賴,「盼桃院法官能正視鄭文燦仍為政壇一霸的事實,三進羈押庭若能順利三出,以鄭文燦手眼通天的運作能力,實踐法律的公平正義絕對難上加難!」

感謝你愛看《壹蘋》
分享贊助我們繼續發聲!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審理阿扁、鄭文燦涉貪案都是同一法官!陳水扁曝「喜歡穿旗袍的那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