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蘋新聞網版權聲明

五年級生的郭建良其實念的是體育,專長是網球,雖然在高中就開始在玩攝影,但跨足攝影可以說是因緣際會。台北體專畢業以後,三弟郭建盟承接了一家快速沖印店,找郭建良去幫忙,沒想到郭建盟卻投身政治,去當國會助理,最後還選上議員,郭建良只好全部接手,就一直沒有脫離這個行業。

郭說,大專時期做運動選手,就比較沒有在拍照了,不過接觸網球起步較慢,個人賽表現不是很突出,當時網球選手可以當網球教練,鐘點費蠻高的,算是出路較好的運動員,但他已經不想走這一途,隨著緣份專心投入攝影行業。

 

郭建良的父親是為人熟知的「肉粽歌王」郭金發。翻攝自臉書郭金發
郭建良的父親是為人熟知的「肉粽歌王」郭金發。翻攝自臉書郭金發
典像展售各式底片相機。凃建豐攝
典像展售各式底片相機。凃建豐攝

說起郭建良的爸爸可不一般,郭爸爸其實是「寶島低音歌王」也是為人熟知的「肉粽歌王」郭金發,一生唱紅無數台語歌曲,是首位登上國家音樂廳獻唱的流行音樂歌手,一首《燒肉粽》傳唱至今!不過身為長子的郭建良卻渾身毫無演藝細胞。

郭建良說,父親對孩子的教育相當民主,都讓孩子自己決定,不會去干涉太多,只要不學壞,做你自己喜歡做的事情,爸爸媽媽都很支持,他剛好對唱歌、演藝圈完全沒有興趣,很自然就不會去走這個行業,而是做攝影、做設計,變成是終身職業。

二弟責熱愛飛行,開飛機做到機長,三弟郭建盟會走入政壇,也是因為從學生時代就開始去做國會助理,一步一步經營下來,才當上高雄市議員,爸爸媽媽都是支持的立場。父親在演藝圈裡面也算是比較低調,不常講起演藝圈內事,三兄弟很少去參與,就沒往演藝界發展。

典像濕版攝影工藝展售底片相機,也提供古典顯像體驗。凃建豐攝
典像濕版攝影工藝展售底片相機,也提供古典顯像體驗。凃建豐攝

台灣8、90年代時快速沖印店已經起飛,前景相當看好,當時快速沖印店就像現在的便利超商一樣,幾乎一個區域都有個兩三家以上。

快速沖印店門市量大,競爭也大,才五、六年時間,很快藍海市場就變紅海市場競爭薄利;郭建良眼光看遠,逐漸轉型開始接婚紗攝影,包括做新人歡宴謝卡、婚照輸出,而且開始運用電腦做影像編輯設計處理,再輸出大型照片,在當時算是領先業界,婚紗、謝卡業務遍及全省。1993年職籃剛開始成立的時候,郭建良還接了球員卡設計的工作。

典像仍有各式膠卷底片。凃建豐攝
典像仍有各式膠卷底片。凃建豐攝

身為「肉粽歌王」郭金發的大兒子,郭建良12年前因父母年紀大了,便結束影像事業,從台北搬來高雄與父母親一起住。剛搬回來住的時候,還沒固定工作,有段空閒的時間,就重新再玩起底片相機,但當時底片相機已被數位相機取代,只剩非常小眾的玩家在用,郭建良心想,底片相機如果真的消失了怎麼辦?「我手上有很多很好的底片相機,要變成沒有用了嗎?」

郭建良於是開始發掘到攝影底片之前的歷史,才知道更早還有濕版攝影、也有乾版攝影等發展階段,便對早期的古典攝影技術發生極大興趣;除了一頭栽入全心學習,不僅上網找影片自學,也自行探索實驗,甚至前往香港學習濕版攝影技術,重新找回拍照的初心趣味。

典像有各式各樣拍立得相機。凃建豐攝
典像有各式各樣拍立得相機。凃建豐攝

2017年高雄市文化局推出駁二文創人才駐市計畫,引起郭建良注意,心想「何不透過這個計畫來實現做一下濕版攝影的推廣?」於是就投交計畫並入選,在駁二C8倉庫駐村半年,除引介濕版攝影之外,還有古典顯影體驗,讓更多民眾來參與了解傳統工藝。

駐村計畫截止,半年的耕耘已見成績,很多民眾問文化局「那家有趣的店怎麼不見了?」駁二於是聯繫郭建良,郭建良也提出計畫申請,2019年就進駐C6-2倉庫到現在。

攝影師楊珮芸的街拍作品,與藍晒明信片。凃建豐攝
攝影師楊珮芸的街拍作品,與藍晒明信片。凃建豐攝

進駐以後,除了以濕版攝影以外,郭建良更大規模推廣古典攝影印相法,推出教學課程,舉辦講座,讓讓攝影行業變得比較不一樣、重新活起來。

郭建良說,過去攝影行業大部分都是照相館,跟顧客的互動就只有沖洗照片,但是「典像濕版攝影工藝」透過用濕版攝影的介紹,讓客人了解到相關的攝影史,讓民眾知道原來攝影一開始是這樣子的!「現在手機人人有,數位相機這麼普遍,大家已經忘記了底片攝影的這個階段。」

各種古典顯像方式的相片。凃建豐攝
各種古典顯像方式的相片。凃建豐攝

復古即創新!郭建良讓民眾接觸手作感十足的傳統成像技術,不僅大叔來回味,也吸引很多年輕朋友來嚐新,舊式攝影器材、底片、相機還是有一定銷售成績,就算是前三年間歷經新冠肺炎疫情的嚴重衝擊,常一整天沒幾位民眾參觀,小店還是撐過來,逐漸露出曙光,去年開始來客數慢慢增加,現在大概每天都可以達到四、五百人參觀,假日人潮就更翻倍。

舊式攝影與成像到底有何魅力?郭建良說,濕版攝影算是一個非常獨特的攝影術,它必須在拍攝之前,先準備一片玻璃當底片,在底片上塗上火綿膠,底片泡硝酸銀,然後進行拍攝,拍好必須要當下馬上去做顯影,然後再做定影,也可說是古時候的「拍立得」,拍了就可以馬上看,它呈現的影像特點是,會在邊角各方面都有一些特殊的紋路,然後它的階調對比較大,不會十分完美,沒有數位攝影細節高度清晰,但可以很明顯感受到它的畫質有別於先進攝影,更這種畫質很受到許多藝術家的喜好。

「典像濕版攝影工藝」收藏一部已有百年歷史的伊斯曼相機。凃建豐攝
「典像濕版攝影工藝」收藏一部已有百年歷史的伊斯曼相機。凃建豐攝

「典像濕版攝影工藝」收藏一部已有八、九十年歷史的伊斯曼相機,鏡頭則大概將近一百多年歷史,到現在還是可以使用。郭建良說,「為什麼以前相機要這麼大?因為要有多大張的照片,就要多大的底片,相機就要一樣大!」

但現在沒幾個人有這種骨董相機,郭建良也引進新科技,民眾可以使用手機、數位相機拍攝的照片檔案,先反輸出一張底片,再以相同的舊式成像技術把它洗出來,甚至不需要進入暗房就可以作業。

早期相機很大,是因為照片要有多大,底片就要多大,相機就一樣大。凃建豐攝
早期相機很大,是因為照片要有多大,底片就要多大,相機就一樣大。凃建豐攝

民眾可以選擇1834年英國現代攝影之父威廉塔伯特發明的鹽印技術,這是最簡單的顯影方式,就是讓紙面上帶有氯化鈉成分,跟硝酸銀做結合,形成一層感光的「氯化銀」顆粒,製成銀鹽像紙放置於負片下於陽光下曝曬印樣,就有正像的相紙。也可以選擇1842年發明的藍晒法,使用鐵氫化鉀、檸檬酸鐵銨化學原料,1843年安娜·阿特金斯(Anna Atkins)用藍晒法出版了世界上第一本攝影書,至今許多工程圖還是用藍晒法來製作。

發明藍晒法的赫薩爾爵士稍後又發明「凡戴克顯影法」,使用檸檬酸鐵銨、硝酸銀、酒石酸等化學元素,主要呈現棕色的色調,當時有位宮廷畫家凡戴克,他的作品色調極為相似,所以就用他的名字來稱作這個印相法,洗出一張照片大概一個小時左右。

郭建良引進新科技,數位照片也可以反輸出底片,用古典顯像技術成像。凃建豐攝
郭建良引進新科技,數位照片也可以反輸出底片,用古典顯像技術成像。凃建豐攝

郭建良說,使用玻璃照片的濕版攝影其實進入門檻不會算太高,因為所有藥水都可以自己調配,台灣、外國還是有很多玩家在玩,還不算是一種孤獨的古典工藝,他也未當成「獨門生意」,走入這一行實在也沒有想到這麼多,一開始是對攝影有興趣,但在成像跟拍攝過程,真的讓被拍攝的人在這個過程中可以留下一個很深刻的記憶,這對他來講也是意義重大!

「你可以看到有很多人會帶著家人、帶著爸爸、媽媽、小孩,或是女朋友、太太一起來拍照!有很多客戶她是從大肚子開始來拍,拍到現在小孩子大了,每年都再回來拍,她就喜歡透過這樣的拍攝的過程給家人、小朋友留下一些人生記憶,這是讓我們會想繼續經營下去的一個動力!」

郭建良引進新科技,數位照片也可以反輸出底片,用古典顯像技術成像。凃建豐攝
郭建良引進新科技,數位照片也可以反輸出底片,用古典顯像技術成像。凃建豐攝

民眾若到典像照相,可以看到郭建良從做底片開始,底片放進相機後,攝影師解說拍攝過程,所有人儘量在同一平面,保持在最適景深,測好光線後打燈光,然後要請大家要「暫時停止呼吸」,因為快門按下要3至10秒,這種古董相機也沒有精準快門,全靠攝影師心中讀秒,時間到就蓋上鏡頭。接著馬上要進暗房讓底片顯影,然後是照片定影、水洗、乾燥、上保護膠到乾燥。

體驗全套過程最快大約要2.5小時,但這種儀式感真的是超強!郭建良說,常有民眾來拍全家福照片,「大家那種興奮的心情都不一樣,就哇個不停!然後老爸老媽就會講說,啊!我們以前到攝影棚拍全家福就是這樣啊!」現在手機太快速方便,大家已經忘記以前這種流程跟感受了,重新回到攝影棚年代,從開始做底片、拍攝然後洗出照片,這種全程參與,記憶截然不同。

民眾看到整個拍攝到成像,發現原來洗照片真的是去用水洗。凃建豐攝
民眾看到整個拍攝到成像,發現原來洗照片真的是去用水洗。凃建豐攝

民眾看到整個拍攝到成像,發現原來洗照片真的是用水洗,「原來洗照片就是這樣的一個感覺」,參與的民眾都留下很深刻印象,攝影才真正深入到每一個人的心中,留下一些很有價值的回憶,在多年以後再看到這張照片時,回想當時心情,「這就是文化新創事業存在的價值!也是台灣獨一無二的經營模式!」

郭建良強調,攝影有多面性,他們用古典洗照片的工藝讓大家知道,原來拍照、洗照片並不需要太高深的設備或技術,最多就是有點「厚工」(程序複雜麻煩),這家店的核心價值也在這裡。他希望「典像濕版攝影工藝」有別於一般攝影商店,不只是買賣而已,還可以達到影像教育的目的。

2021年3月27日賴清德副總統走讀「湯姆生馬雅各國際文化路徑」,穿上大武壠族 傳統服飾與黃家後代合影,請郭建良以濕版攝影,留下彌足珍貴的片刻。翻攝賴清德IG
2021年3月27日賴清德副總統走讀「湯姆生馬雅各國際文化路徑」,穿上大武壠族 傳統服飾與黃家後代合影,請郭建良以濕版攝影,留下彌足珍貴的片刻。翻攝賴清德IG

台灣目前保存最早影像資料是1871年間,英國攝影師約翰湯姆生來台拍攝,題材是高雄、台南平埔族,當時就是使用濕版攝影玻璃底片,至今仍典藏在英國倫敦威爾康圖書館,近年約翰湯姆生文史路線重獲重視,為重現當年景況,作家游永福請郭建良以濕版攝影復刻當年相關影像。

2021年3月29日賴清德副總統走讀「湯姆生馬雅各國際文化路徑」,還到當時接待湯姆生與馬雅各的荖濃黃家,穿上大武壠族傳統服飾,與黃家後代合影,也請郭建良以濕版攝影,紀錄彌足珍貴的片刻

「典像濕版攝影工藝」工作夥伴楊珮芸是政大社會系、南華大學美學研究所碩士,自法國 Spéos Paris Photographic Institute 取得歐洲攝影碩士,在郭建良駐市計畫時間經朋友介紹認識,開店後就進去幫忙籌備。

2021年3月27日賴清德副總統走讀「湯姆生馬雅各國際文化路徑」,請郭建良(前排右3)以濕版攝影拍照記錄。旗美社大提供
2021年3月27日賴清德副總統走讀「湯姆生馬雅各國際文化路徑」,請郭建良(前排右3)以濕版攝影拍照記錄。旗美社大提供

楊說,研究所時期她專攻後現代攝影,出國念攝影時,照相科技已全面數位,她在法國只也用過一次暗房,所以也不理解古典攝影技術,但她對底片相機一直非常有興趣,古老的東西對她充滿吸引力,她在工作室裡重新認識底片這種古老工藝!古典攝影跟現在數位快照不同,底片感光度低,攝影過程需要長時間曝光,濕版底片更是具有流動感、繪畫感的特殊氣質,與位數攝影銳利度、科技感截然不同。

她覺得,美學理論大師班雅明的論述,最能傳達濕版攝影這種古典攝影的價值:「這種長時間的拍攝過程,不僅讓被拍攝者無法以留影的當下作為出發點,而且還陷於留影的當下,彷彿本身已進入照片的影像中。」

玻璃底片見證攝影歷史,有其難以取代特色。凃建豐攝
玻璃底片見證攝影歷史,有其難以取代特色。凃建豐攝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壹蘋10點強打|你的聲音正被竊取中!AI語音3秒生成 4招破解最新詐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