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蘋新聞網版權聲明

唐治平在本月5日親赴士林地檢署偵查大樓,向檢察官報到,確認母親死亡事宜,他在淡水警分局水碓派出所及士林地檢署,2度確認死者特徵跟衣服不是媽媽。網友們紛紛關心他的狀況,討論起「解離」一說,還有網友說他是悲傷第六級。

17日晚間近6點,記者接獲讀者爆料,指出「唐治平在內湖瑞光路合作金庫銀行前,精神恍惚的已經在原地轉圈了30分鐘」。記者趕赴現場已不見唐治平身影,之後在陽光街及瑞湖街口路邊看到人影,他依然低著頭、閉上眼睛,看似沉浸在自我的世界裡,聽著藍牙耳機的音樂,之後他來回徘徊行走,時而站在十字路口旁點頭,還舉起右手做出電流通過的Popping舞蹈動作,整個人彷彿舞魂上身一樣,看起來相當放鬆。

唐治平還跟路人借打火機點菸抽,不時靠著電線桿放鬆身體,坐在路邊花圃旁,閉著眼睛低頭休息,整個人像是癱軟一樣,手腳自然地攤放,接著在方圓100公尺範圍內活動伸展。

開車散心買便宜新鞋

記者上前關心唐治平,他見狀表示「我今天心情比較平穩」,而後獨家接受《壹蘋》專訪侃侃而談。問唐治平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他表示:「我喜歡到處逛,因為這3、4年經濟狀況不好,很多淡水的親戚朋友知道我都搭捷運,前不久,心情不好租了車到處走走散心,終於有了車子我就亂開,開上陽明山、開上金山,開到內湖我就去逛逛迪卡儂,隨便找個商場逛逛,很喜歡內湖這邊上班族很多,不會被注意到。」他也透露住淡水搭捷運不方便,喜歡來內湖逛迪卡儂買衣服、鞋子,便宜又好穿。

因唐治平剛才在跳舞,問他耳機在聽什麼音樂嗎?他解釋說:「剛剛就是在自high,聽爵士、搖滾、輕重電音都有。」見他腳踩一雙全白的新鞋?他開心表示:「這是新買的,我喜歡逛迪卡儂,我不會買Nike什麼的鞋子,這雙不到1000元,很便宜又好穿。」

還原認屍經過願驗DNA

接著,唐治平娓娓道來,從3日被轄區警方通知疑似母親身亡的消息,這2個多星期以來的心境:「那天(3日)淡水那邊的派出所來找我,說有無名女屍陳屍在我們家上面,我母親確實是比較奇怪的找不到人,很多年前有過這樣的事情,很久沒有了,最近我們也相處融洽,有時候我們生活習慣上不一樣,現在我們經濟拮据住一起,以前有交女朋友的時候是跟媽媽分開住,也是住在附近,現在已經單身4、5年,所以跟媽媽一起住。」

唐治平再次強調:「我去認屍時,覺得衣服也不是她,手腳很粗像男生也不是她,然後呢!做完筆錄,警察的問話我也會覺得怪怪的,他們說『死者家屬說不是』,我聽了就覺得有點不舒服。」

唐治平回想認屍經過:「過2、3天後我才想到,他們說死者手上有我母親的鑰匙跟磁扣,結果我發現母親的鑰匙、磁扣還在我家,據我所知,每天看到的只有一副,她有沒有打(別副)我不知道,之後到士林地檢看了屍體照片,我也覺得不是,檢察官說如果覺得不是家屬的話,那就簽字同意說不認識這個屍體,沒有人出來認領的話,他們會找殯葬業者火化處理。」他強調並沒有拒驗DNA,檢方跟警方沒有問他要不要驗,如果可以驗DNA親子鑑定,他願意。

吃飯發呆2分鐘竟被報警

唐治平也透露最近常巧遇警察,覺得很困擾,他說最近因為找不到媽媽心情不太好,大概被警方盤查了4次,第1次是:「某一天我在家裡,我只是大喊了一聲媽的!結果鄰居聯絡警方,就帶了救護車來,4、5個警方加救護人員,我門沒有鎖,因為社區很安全,警察也沒有敲門就直接開門進來,說因為擔心我,我在裡面正要洗澡,還好我還沒脫衣服。」他認為警察未經過他同意就擅闖民宅,為什麼可以這樣,覺得有點不高興。

第2次是:「我最近有租車,開車去金山海邊,我也沒看出來在酒測,我違規被開了一張罰單,因為我心情很不好,我開了很久才點了一支菸,其實我知道台灣法律是不能在車上抽菸,我就被警員攔下來,第一個警察態度很兇叫我下來到旁邊去,我就嚇了一大跳,然後就開了500塊罰單。」

第3次是:「在微風廣場那邊,大概6點,跟幾個朋友吃飯,他們想安慰我,他們勸我喝了一口啤酒,約莫10點多,我就去取車開出來遇到前面有臨檢,吹了之後就有反應要酒測,警察叫我下車時態度不太好,我說最近腳痛、心情很不好,之後吹了酒測值是0.10過關了。」他也認為警察執法態度不佳,讓他覺得很煩。

第4次則是:「還有一次我在店裡吃麻油雞,稍微心情不好,頭低低的2分鐘,都還沒動筷子,警察又來了,說有民眾擔心你,我想說又怎麼了。」

因此,唐治平說:「我嚴正的思考要搞清楚中華民國法律,如果是媒體捏造我要找誰?我提吿要找誰?警察不敲門要找誰?每個不同的派出所臨檢態度不好,我要投訴找誰?」

唐治平透露現在已經很煩,都還沒有找到媽媽:「很多年前我們意見不合,她就躲到親戚家,最久也才離開3、5天,那時候我們經濟比較好,她可以去睡酒店,我也負擔得起。」

苦無戲拍加重經濟壓力

他說自己的困難點在於:「第一我很煩、第二劇組的款也給得比較慢,然後說因為我的心情不好怕我什麼的就刪了我的戲,這些都是有合約的,怎麼可以隨便刪我的戲,然後我拍了6天的戲只給我2天的錢,已經拍了3、5個月,這樣對嗎?如果我需要安慰的話。」

至於經濟壓力,唐治平委屈說:「大愛的兩部戲最近都沒有找我……我一天的片酬是1萬5千元,劇組還欠我5天的片酬還沒給……他們還刪了我的戲,告訴我因為怕我心情不好所以要多休息,但是我需要錢,應該是要給我工作的。」

唐治平表示:「目前拍攝大愛電視台兩檔戲《醫生(應為院長)爸爸》、《宇宙的源(應為盡)頭就是愛》,目前該拍2天戲。」唐治平覺得他還有片酬尚未收到:「我一天的片酬1萬5千元,扣掉經紀費用20%,有一部戲拍了5天,我只收到1天的錢,另外一部戲拍了3天,我昨天才收到第2天的錢。」對於唐治平來說經濟壓力很大。

唐治平坦言:「前一段時間工作休息比較久,我媽跟我相處很愉快,但我們生活中有一點壓力就是說,畢竟經濟不是很好,媽媽為了我去買一些省錢的東西,我又不像她那麼省,因為我跟朋友偶爾出來吃飯都要花一點錢,我也不想我媽過得那麼苦。」

媽媽現在下落不明,唐治平也無奈說:「我比較麻煩的是,我的親戚有些都跟我們很疏遠,我媽那邊比較親的家人我都問過,他們都說不知道去哪裡。」

準備搬家卡在等媽媽

而且現在還面臨要搬家的問題?唐治平表示:「房東其實對我很好,媒體報導我欠6個月房租,其實我只有欠1個月,也已經繳清了,房東說對不起,因為最近有管委會和住戶的壓力,說最近這邊可能風波比較大,有別的住戶希望我先搬走,押金房東也來看過房子了,維持得很好,會退給我。」

而唐治平因7月10日租約到期,打算搬離租屋處,但是目前苦惱卡在還找不到媽媽,他說:「不知道媽媽會不會回來,要不要把她的東西丟掉、自己的東西很少,都可以丟掉」、「到底要租小間自己住,還是大間的跟媽媽住」。

因此,唐治平得在7月10日前面臨搬家問題,而至今他考慮的是:「媽媽如果回來,或是真的找不到了,我要一個人住還是兩個人住,我要在7月10號之前,我要在短時間內決定,我媽媽的東西要怎麼處理,我媽媽會不會找得回來,總要活要見人嘛,下一句就不說了……」他語帶哽咽說:「其實我真的不喜歡在大家面前表現難過。」

他也感慨:「很難哪,找工作懸而未決,找人也懸而未決,搬家懸而未決。」提出目前的3大困境。

唐治平母親遺體從案發後隔天(4日)起,冰存板橋殯儀館冰櫃到17日已第14天,連拜飯的牌位都沒有,警方表示,已在6月14日發布遺體認領公告,期限為自公告日起算25日,若在7月8日未領回,將由殯儀館以「有主無名屍」收埋處理後事。

當天記者也告知唐治平,該遺體至今沒牌位躺冰櫃14天,警方已在14日發布公告,25天內必須進行「最後認領」,7月8日就是最後的期限。唐治平聽聞此事,也承諾記者,他會考慮在7月8日以前,再去看遺體一次。唐治平還比出3的手勢說:「我會考慮去看第3次,讓這件事情塵埃落定,但是現在還有一些時間,我必須先想想要不要報失蹤人口。」


【推薦新聞】唐治平昨收2.4萬片酬後恐斷糧 他不認母逝各界善心「卡關」


唐治平現身內湖街頭,戴著耳機不時在人行道上來回行走。特勤中心攝
唐治平現身內湖街頭,戴著耳機不時在人行道上來回行走。特勤中心攝
唐治平點起香菸,表情放空。特勤中心攝
唐治平點起香菸,表情放空。特勤中心攝
唐治平突然坐在路邊,彎著腰低著頭,走久了似乎有些疲憊。特勤中心攝
唐治平突然坐在路邊,彎著腰低著頭,走久了似乎有些疲憊。特勤中心攝
唐治平挺直腰桿閉著雙眼,靜靜地坐在花圃邊。特勤中心攝
唐治平挺直腰桿閉著雙眼,靜靜地坐在花圃邊。特勤中心攝
唐治平突然雙手摀著眼睛,情緒似乎有些波動。特勤中心攝
唐治平突然雙手摀著眼睛,情緒似乎有些波動。特勤中心攝
徘徊在內湖科學園區,唐治平突然扶著路燈頭低低的,似乎在思考著什麼。特勤中心攝
徘徊在內湖科學園區,唐治平突然扶著路燈頭低低的,似乎在思考著什麼。特勤中心攝
唐治平走一走突然停在車道旁,低頭、雙手交叉,看似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特勤中心攝
唐治平走一走突然停在車道旁,低頭、雙手交叉,看似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特勤中心攝
唐治平將身體靠著紅綠燈桿,彎著腰垂下雙手,聽著音樂放鬆自我。特勤中心攝
唐治平將身體靠著紅綠燈桿,彎著腰垂下雙手,聽著音樂放鬆自我。特勤中心攝
戴著耳機的唐治平又一手抓著電線桿,看著遠方若有所思的樣子。特勤中心攝
戴著耳機的唐治平又一手抓著電線桿,看著遠方若有所思的樣子。特勤中心攝
天色漸暗,唐治平仍然走在內湖街頭,戴著耳機沉浸在自己世界。特勤中心攝
天色漸暗,唐治平仍然走在內湖街頭,戴著耳機沉浸在自己世界。特勤中心攝
唐治平向路人借了打火機後,點了根菸坐在路邊吞雲吐霧。特勤中心攝
唐治平向路人借了打火機後,點了根菸坐在路邊吞雲吐霧。特勤中心攝
記者上前採訪,唐治平臉上露出笑容,表示自己今天心情比較平穩,且願意受訪。特勤中心攝
記者上前採訪,唐治平臉上露出笑容,表示自己今天心情比較平穩,且願意受訪。特勤中心攝
訪問中,唐治平表示自己喜歡到處晃,心情不好就租車到處走走散心。特勤中心攝
訪問中,唐治平表示自己喜歡到處晃,心情不好就租車到處走走散心。特勤中心攝
關於母親的事情,唐治平比出3的手勢表示,會考慮去看遺體第3次,讓這件事情塵埃落定。特勤中心攝
關於母親的事情,唐治平比出3的手勢表示,會考慮去看遺體第3次,讓這件事情塵埃落定。特勤中心攝
採訪完,唐治平獨自一人離開,看來步伐平穩。特勤中心攝
採訪完,唐治平獨自一人離開,看來步伐平穩。特勤中心攝
採訪完,唐治平走到超商購買香菸。特勤中心攝
採訪完,唐治平走到超商購買香菸。特勤中心攝
吸煙有害健康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壹蘋10點強打|台版華莎趕攤搶錢!薔薔通告YT一把抓 小麥色胴體招搖過街(狗仔直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