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Energy」團名的誕生,Toro透露當初自己和坤達最早加入這個團體,當時兩人很喜歡一個日本歌舞團體DA PUMP,「我們當時練習的目標就是,希望跟DA PUMP一樣,嘻哈做得很好,也會Breaking,也唱得很好,後來發現DA PUMP是一個壓縮能量的字眼,可是我們又不能跟他一樣,那個時候就開始思考」,坤達接著說:「那時候其實有蠻多不同的英文單字,最後選中Energy,希望就是我們很有Power,很有能量。」


【推薦新聞】專訪|Energy牛奶拆夥郭采潔內幕曝 當爸享天倫樂彌補童年遺憾


Energy世紀復合。莊宗達攝
Energy世紀復合。莊宗達攝

Energy去年擔任天團「五月天」高雄《諾亞方舟10週年進化復刻限定版演唱會》最終場嘉賓,進而促成這次的復合。5人當中最後答應演出邀約的是書偉,對此,書偉解釋,「我是最後一個已讀的啦,因為有時候在拍戲也很忙,我沒有時間看LINE,而且我比較不太會使用社群,尤其像群組這種東西,我讀的時候他們都已經在裡面聊一圈了,然後就在某個夜黑風高夜晚,我想說好吧,那就來紀念一下我們成軍20週年,畢竟大家難得又聚在一起,也給曾經喜歡過Energy的朋友們一個驚喜,當時就這麼簡單的想法。」

對牛奶來說,最緊張的就是這場演出,因為是重聚後第一個舞台,「大家都太久沒有上台,然後這麼大的場,我們那時候也算是想要挑戰,希望大家看到我們是有以前的感覺,所以大家其實都花了很多時間在各自的練習上,要上台之前,真的是蠻緊張,我記得我那時候從下午就開始拉筋,拉了7個小時,因為之前有受傷嘛,所以從頭到尾在復健一直拉,就是希望身體不要冷掉。」

牛奶(左)和Toro時隔多年重返幕前。莊宗達攝
牛奶(左)和Toro時隔多年重返幕前。莊宗達攝

時隔多年再度齊聚,誰反差最大?大家一致認為是坤達,阿弟則坦言自己和坤達話最少。Toro爆料,「我記得我們小時候出了一本書,你們(坤達跟阿弟)最後寫說你們好像成團一年,沒有認真聊過天,當時啦,那時候沒有好跟不好,只是他們兩個都是比較沉默」,身為團長的牛奶解釋,「他們是觀察型,不會主動去表達,就是你問一句我就答一句,你沒有問他就不會講話,以前達達就是屬於那種小冷箭型,他只要一開口,冷箭就是一個笑點」。

坤達曾是團體裡話最少的人。莊宗達攝
坤達曾是團體裡話最少的人。莊宗達攝

當年話最少的坤達和阿弟,如今反成侃侃而談的人,從何時開始轉變?坤達回想應該是團體真的解散,團員各奔東西之後,「開始單飛後,才意識到自己要面對媒體、面對鏡頭的時候,你真的要去好好思考,你今天在這個場合,該說什麼話該怎麼樣,我覺得那時候才有點認清跟想要面對這件事情,以前真的就是我聽你們講,再加上後來又在綜藝節目比較多,譬如說跟KID和憲哥相處就更知道要怎麼說話。」

阿弟在團體解散後,曾參加歌唱比賽,又上綜藝和談話性節目,到後來拍戲,「中間有一大段時間基本上我是沒有經紀人的,我是獨自去面對,然後接所有的工作,就必須學會說怎麼去跟人家應對、去跟人家談,也開始慢慢懂得並試著跟自己溝通,然後了解自己,我覺得這都是這段時間來的經歷讓我有所成長」。

阿弟有一段時間沒經紀人。莊宗達攝
阿弟有一段時間沒經紀人。莊宗達攝

比起誰改變最多,坤達直言:「其實到目前為止,我們5個人也都還在重新適應Energy這件事情,21年間,都是四4個人、3個人或者是其他的組合,所以說這5個人真的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子工作的狀態,從復合到現在,我們還在適應,應該是說重新認識彼此。」

書偉最後一個答應當五月天嘉賓。莊宗達攝
書偉最後一個答應當五月天嘉賓。莊宗達攝

Energy不諱言當年會分開是因為一些合約問題,一年前碰面再聚首,5人把過去沒講出來的心結解開,這幾年下來,大家也成熟了,比較知道如何去包容,或者是該怎麼去跟對方溝通,「這是我們的成長」。處女座的牛奶,凡事都會計畫好,團體重新回來並不在他的人生規劃中,但得到歌迷的喜愛,讓他既驚喜又感動。時隔多年重回幕前的Toro則表示:「我是想要Energy復活!」

阿弟有感而發說道:「我覺得更多的是,懂得如何去珍惜彼此,畢竟分隔10幾年,能夠再重回一起做,有同樣的目標一起努力。」書偉也有同感,「誰會有這種機會,隔了20年然後又可以再重新站在台上,讓大家覺得你們真的是他們的青春、他們的回憶,甚至有耳目一新的感覺,我覺得這都是要珍惜」。至於未來團體的走向,他們沒有討論這塊,坤達說:「就像奶哥講的,我們很多事情不是已經計畫好的,是一個一個來,然後就做吧。」

牛奶(左起)、書偉、坤達、阿弟和Toro。莊宗達攝
牛奶(左起)、書偉、坤達、阿弟和Toro。莊宗達攝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壹蘋10點強打|范逸臣龜縮 田中千繪享Me Time!獨扛採買任務、拔牙套吃冰慰勞自己(狗仔直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