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賣新聞」報導,今天上午接到男子死亡消息後,電視台人員紛紛聚集在他入院的鎌倉市醫院門前。

這名男子數十年來一直以「內田洋」的假名在神奈川縣藤澤市南部一間土木工程公司工作。他因為罹患胃癌末期住院,自知死期將近,於25日向院方表示,「我就是桐島聰,想用真名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每日新聞」報導,這名男子今年1月以「內田洋」的名字入住醫院後,病情一直相當嚴重,雖然一度好轉,但在今天早晨突然惡化,於7時33分病逝。

男子在大約1年前得知罹癌,但似乎一直沒有接受正規治療,最近健康情況惡化後,才在同事陪同下就醫。男子沒有健康保險證,也沒有駕照,一直是自費接受治療。他的遺體目前暫時安置在醫院,一旦確認身分後,將決定是否由親屬領走。

警視廳已經取得桐島聰兩名兄弟姐妹的DNA,正在進行鑑定。但由於兄弟姐妹的DNA在確認身分時不如父母準確,必須多方交叉比對,預料將花費一些時間。如果確認他就是桐島聰,公安部將向檢方遞交嫌疑人已死亡的相關文書。

桐島聰是激進派團體「東亞反日武裝戰線」成員之一。1975年4月18日,還在上大學的桐島聰涉嫌在東京都銀座的韓國產業經濟研究所入口大門附近裝置定時炸彈,隔天爆炸,導致建築物部分受損。他在5月遭警方通緝,在澀谷區領取一些現金,並和廣島縣老家的父親通過電話後,自此消失得無影無蹤。49年來,沒人知道他的下落。

這名男子自爆身分後,雖然接受警視廳公安部問話,但他有時陷入昏迷狀態,沒辦法清楚交代。一名調查人員說,「真的很令人沮喪。如果能夠早一點詢問本人,或許更能了解半世紀前的事件全貌」。

曾和桐島聰是高中同學的男子回憶道,當年桐島每天要花一小時搭電車通勤,是認真但不惹人注目的類型。不過,碰到像是體育祭等學校活動,他也會和同學一起揮灑汗水。

他說,「桐島就是一個普通的學生,究竟如何捲入這種事件、逃亡期間的生活是怎麼過的,我一直很想問問他。」但隨著桐島病逝,這些問題恐怕永遠無法解答。(中央社)

壹蘋新聞網-投訴爆料

爆料網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蘋》Line,和我們做好友!

★下載《壹蘋新聞網》APP

★Facebook 按讚追蹤

壹蘋娛樂粉專壹蘋新聞網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