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慷仁上午9時和《我們與惡的距離》編劇呂蒔媛悄悄現身台北地院,面對媒體詢問均不發一語,2人在法庭上相當專注,不時交頭接耳,庭訊一個多小時後,法官諭知暫時休庭10分鐘,2人也步出法院,對於為何現身旁聽,是否為新戲找靈感,吳慷仁低調不受訪,僅不斷「不好意思」,並貼心提醒記者小心有車子」,隨即離去。

隨後吳慷仁和呂蒔媛再度走回法院,手上多了罐咖啡,面對媒體詢問「是否在籌拍《我們與惡的距離2》?」等問題, 吳慷仁僅回應:「不能多說。」對於旁聽感想僅點頭示意表示「多認識,謝謝」。直到中午休庭,2人才從法院側門低調離去。

不過這已不是吳慷仁第一次現身法院旁聽,過去曾為了新戲的角色到新北地院旁聽,這次到台北地院旁聽,令人好奇是否又接拍相關法庭劇。

國民法官今審理的殺父案,為41歲的鍾姓男子,平時與雙親共同住在新北市新店區的老家,精神狀態不好的他,平時負責買便當給同樣患有精神疾病的父親,但在案發一個月前發作時,被他的母親送往醫院治療,在過年前夕鍾男想要回家過年,他的母親一時心軟答應了,沒想到卻卻引來這場人倫悲劇。 

今年1月18日晚間,鍾男要外出買便當,沒想到因此與老父又起了爭執,盛怒之下,竟持啞鈴朝父親後腦猛砸,鍾父頭部遭重擊當場倒臥血泊。鍾男隨後致電母親,表示見到父親倒在客廳,鍾母聽聞後匆忙返家,見到丈夫倒臥血泊已死亡多時,以為是跌倒所致立即報警。

警方獲報趕抵,發現鍾父臉部有血跡,懷疑並非跌倒撞擊死亡,加上鍾男身上衣物也有沾染血跡。在警方追問下,鍾男才坦承持啞鈴重擊父親後腦將其殺害。

不過鍾男到案起初表示,因為買便當與父親吵起來,後來又說,「我的父親是撒旦,一定要消滅他」,甚至透露本來想把父親砸扁,免得他再復活。

檢察官將他送往醫院進行精神鑑定,鑑定結果顯示他患有重的思覺失調,案發時其辨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的能力,顯著減低,檢察官認為鍾男涉犯《刑法》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罪,將他起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