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捷質詢時率先表示,她身上別著「青鳥行動」的胸章、手戴青鳥行動手環,就是為了將青鳥行動的意志帶至立法院內,抗議藍、白在立法院的傲慢。黃捷指出,國民黨認為法案總共審查了13次,怎麼會不民主?但國民黨沒說的是「沒有實質審查」,而沒有實質審查,就算審了100次也都是假的;黃捷接著指出,藍白說定罪的是法官,不是立委,但藍白沒說的是「為什麼立法委員可以移送公務員,開罰人民?」,批評藍白都以話術詐騙人民。

黃捷拿出多筆民調資料指出,包括中華亞太菁英交流協會16日的民調、台灣民意基金會17日民調、鏡新聞19日的民調,各有61.4%民眾、51.9%民眾、47.4%民眾支持支持行政院提覆議案。黃捷就此請教卓榮泰,為何民眾一方面贊同國會改革,但又支持行政院提起覆議?

卓榮泰回應,國會改革四個字,絕對是大家一定都支持的,因為這代表讓國會更有效率,立法品質更高,國會議員對自己的約束更高,當然是國人所希望;但是,審查過程中看到最多的是「條文保留」、「停止討論」,這對立委的權益傷害很大,對條文內容的品質也無法好好落實討論。卓榮泰接著說,民眾也看到這點,又看到表決時,在場人數與表決人數不符合,因此認為這份表決「基本上是重大、重大的瑕疵」,所以人民才會站出來,大家真的辛苦了。

推薦新聞 :徐巧芯痛批行政院覆議理由「少字」欺騙民眾!卓榮泰駁:深入看內容一樣

法務部長鄭銘謙赴立院備詢。記者莊宗達攝
法務部長鄭銘謙赴立院備詢。記者莊宗達攝

黃捷以「反質詢的定義」為何命題,列舉4個答案選項,包括國民黨立委徐巧芯提出的,答覆超過質詢範圍外;國民黨立委吳宗憲提出的,應透過判例建立定義;台北市長蔣萬安提出的,備詢者不能反問質詢者;以及民眾黨立委黃國昌提出的,可以反問、可以插嘴,但不能兇立委,讓卓榮泰選答。

卓榮泰答覆,「我真的無法定義」。黃捷也解答答案為以上皆非,因為這4個答案彼此矛盾,連國民黨陣營都無法統合共識出何謂反質詢。黃捷認為,如果此法案通過,屆時官員只會像是NPC(遊戲中非玩家角色)一樣,只會回答「尊重大院看法」、「尊重委員意見」,因為任何回答都可能犯了隱匿、拒絕回答、虛偽陳述罪,最後只會造成部會首長以似是而非的回答應對。

黃捷指出,立法院職權行使法46-2條與47條出現扞格,像是一台四不像的拼裝車,到底哪一條法律先適用?法務部長鄭銘謙表示,46-2似乎是OK的,但47條恐會讓逾越監察權,甚至可以對不配合的民眾、官員按次處罰到屈服為止。鄭銘謙認為,此法嚴重違反權力分立原則,侵害到司法權、監察權。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俞大㵢被控亂花800萬元買家具?外交部報告出爐僅花139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