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判刑1年2月的理由,台北地院指出,朱學恒在偵、審期間仍利用他經營的YT頻道、社群並向媒體發表言論,形塑鍾沛君是受他人指使的政治打手,法官審酌朱學恒犯罪後顯現欠缺性別平權意識、毫無悔悟的態度,因此決定嚴懲。

 

 

全案源於去年6月政壇掀起me too運動,鍾沛君在臉書發文,指稱2022年8月參加聚餐遭侵犯,「坐在我對面的朱學恆立刻站起身,繞過餐桌,往坐著的我走過來,毫無預警的抱住我強吻,『反正妳明天也不會記得。』」她用力撇過頭閃躲,朱學恒走回座位坐下,但她嘴唇噁心的涼意,讓她整個人結凍似的僵在座位上,想不到之後朱學恒「肆無忌憚的又親了我」,她憤怒地馬上起身要離開,朱學恒竟然笑著回:『我剛叫的Uber也到了!』」

鍾沛君指出,同年8月19日,朱學恒在她男友和律師面前,用手機寫下切結書,「立切結書人朱學恒,於2022年八月六日晚間九點四十分至十點於聚餐期間,因飲酒行為失控,未經同意,違背鍾沛君意願及信任主動摟抱及親吻當事人鍾沛君」。但之後的書面切結卻刻意刪減了「主動摟抱及親吻當事人鍾沛君」的字句,她表示,之所以出面控訴,是因不滿朱學恒竟有臉坐在她旁邊,在節目上侃侃而談他最不該談的性騷議題。

對此,朱學恒則到台北地檢署「告發」自己,北檢分案偵辦後,傳喚鍾沛君出庭,釐清她有無要對朱學恒提告,鍾女不僅提起強制猥褻告訴,並交出朱學恒當時寫下的切結書當證據。

檢方調查後,認定朱學恒2022年8月6日晚間在餐廳包廂趁四下無人,用雙手壓住鍾沛君的肩膀,強吻她嘴唇數秒,直到她轉頭將嘴唇挪開,朱學恒才停手回到座位,鍾沛君遭侵犯後呆坐不知所措,朱學恒竟又再度起身摟抱她,不顧她撇頭掙扎,二度強吻,檢方偵辦後依強制猥褻罪起訴朱學恒。 

台北地院審理時,除勘驗朱學恒、鍾沛君2人在案發後的對話錄音,還陸續傳喚鍾沛君丈夫陳布朗、國民黨不分區提名人陳菁徽、媒體人樊啓明、餐廳員工等人作證。

據了解,陳布朗、陳菁徽都驚爆,當時鍾沛君還疑似被下藥,但朱學恒始終否認犯行,遭公訴檢察官、鍾沛君的律師求處從重量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