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紀念會今天於北市二二八紀念公園舉行,前總統馬英九、台北市長蔣萬安也到場致意。不過有鑒於去年蔣萬安遇到大規模抗議民眾爆衝突,今年現場有配置約200警力、也多處拉起紅龍做封鎖線,卻仍有民眾前往現場陳抗。

青年團體「無力者」本靜坐於場外,不過後來也高舉標語高喊「事情沒解決,原諒不可能」,沿路唱著改編版《勞動者戰歌》欲衝破警方封鎖線,雙方險些爆出激烈肢體衝突,讓無力者成員憤而高喊,蔣萬安運用警力圍著手上只有一張紙、一朵花的人,他們只是唱歌,做錯了什麼?蔣萬安被我們打到了嗎?

眼看僵持不下,有二二八受難家屬出面協商強調,今天是追思長輩,自己的阿公被抓,到現在還是很難過,但每次要追思為什麼要鬧場?她不管什麼顏色的支持者,只要有心追思,她都很感恩,雖然蔣萬安是蔣介石的後代,她也絕對有恨,現在還是會掉眼淚,但能否坐下來談,讓政府解決問題?

青年團體「無力者」進入二二八公園抗議。蘇柏銓攝
青年團體「無力者」進入二二八公園抗議。蘇柏銓攝

另一方面,也有自稱是二二八受難家屬的民眾拿著鮮花欲進入會場,卻被警方攔下,並被告知要受邀、申請後才能進入會場,讓該民眾火大開嗆,大家不是平等的嗎?要去哪申請?二二八是官員、記者在裡面,家屬在外面嗎?以前郝龍斌時代都可以,憑什麼現在不能?後來也是在會場中的其他二二八家屬將其帶入會場,才化解顯些發生的衝突。

「無力者」隨後發表聲明表示,他們作為關心轉型正義的學生,今天手持百合花,在228公園進行默哀,也要求在紀念會現場致詞的蔣萬安要正視歷史:當他因為獨裁者後代的身分,而享受政治紅利,就不能與當年的責任撇清關係。

無力者高舉標語。潘袁詩羽攝
無力者高舉標語。潘袁詩羽攝

無力者表示,然而很遺憾的,原先和平的紀念行動,在警方無預警的阻擋下,一度造成了衝突。這也使我們懷疑,紀念228是所有人的事,蔣市長是害怕面對要負擔的責任,還是自認為高我們一等,比我們更有悼念的資格?

無力者指出,紀念會結束後,也有幸與作為受難者後代的黃秀婉老師,討論彼此對於轉型正義的想法。她的祖父王添灯在228事件中失蹤,至今仍在尋找當時的真相,也代表我們在轉型正義的路上,仍有很長的路要走。不論是市府還是中央政府,在拿出行動面對歷史正義之前,不可以輕易在「和解共生」的口號中,擅自把問題當作已經解決。而他們會繼續關心轉型正義,以及這片土地上各項的社會不正義。

壹蘋新聞網-投訴爆料

爆料網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蘋》Line,和我們做好友!

★下載《壹蘋新聞網》APP

★Facebook 按讚追蹤

壹蘋娛樂粉專壹蘋新聞網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