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學恒下午2時現身台北地院,戴著印著「當人民恐懼政府」的口罩,記者詢問現在心情如何、有想好怎麼答辯嗎等問題,他僅挑了一下眉,表示開完庭會受訪。

至於鍾沛君則於2時15分抵達法院,被記者問及有沒有話想說、心情如何,則未發一語,走向指認室。

 

朱學恒要求傳金溥聰出庭。彭欣偉攝
朱學恒要求傳金溥聰出庭。彭欣偉攝

今天庭訊歷時2小時結束,朱學恒步出法院受訪說,我希望告訴人(鍾沛君)和國民黨的不分區立委(提名人)陳菁徽醫師能夠提供他們在記者會和通聯中多次提到的監視器畫面,我相信這可證明我的清白,如果各位有任何的疑問,可詢問陳菁徽醫師,她主張有監視器,且多次告訴我這件事。

朱學恒說,在案件後續節目中,TVBS新聞部副理曾提到,在本案中有一名國民黨的黨國大老,是告訴人的導師和重要人士強烈要求她必須出來,才會有這個案件,他研判這個人是金溥聰,所此他向法官聲請傳喚金溥聰出庭。其他部分,他晚上直播再說。

鍾沛君則在朱學恒離去後才出面受訪,她哽咽痛斥,被告自從被起訴至今,不道歉、不認罪,造成她N度傷害,「我和我的家人都非常痛苦,相信司法會還我公道,其餘靜候司法調查,謝謝」。面對記者提問「他今天還是不認罪嗎?」鍾沛君沒有回應,快步離去。

 

 

鍾沛君指控遭朱學恒強吻。資料照片
鍾沛君指控遭朱學恒強吻。資料照片

 

 

檢方起訴認定,去年間朱學恒主動邀約鍾沛君餐敘,鍾提議邀請陳姓女友人一同赴約,因此3人於去年8月6日晚上6點多,在台北市大安區某餐廳包廂聚會,當晚9點多,陳女的丈夫也進入包廂一同聊天,約莫10點多陳姓夫妻離去,包廂只剩朱學恒、鍾沛君2人,朱學恒竟色心大起,趁四下無人起身走向坐在角落的鍾,用雙手壓住她的肩膀,並將她固定在牆壁,讓她無法移動身體,隨即強吻鍾的嘴唇數秒,直到鍾轉頭挪動將嘴唇滑開,朱學恒才停手回到座位。

沒想到朱學恒食髓知味,見鍾沛君呆坐在原地不知所措,又再度起身一手壓住鍾的肩膀、另一手拉住及摟抱鍾的手臂,不顧對方撇頭掙扎再次強吻。

檢方根據陳姓夫婦、餐廳老闆娘供詞,確認當晚確實有餐敘,另根據朱學恒未被逼迫狀態下所寫的切結書認定,朱學恒確實兩度強吻鍾沛君,檢察官審酌朱學恒犯案時壓住坐在角落的鍾沛君,讓她無法挪動身體,且親吻數秒,並非觸碰一下就結束,後來又再次壓制女方肩膀、摟抱方式,即使鍾已將頭撇開、出力掙扎,朱學恒仍親吻對方嘴唇,已涉犯最重可判5年的強制猥褻罪,將他起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