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吉昨晚在臉書發文表示,網際網路在2000年前後趨於成熟,尋找成人影像是他與許多網路使用者最常使用的功能之一,偶爾也會看到一些素人拍攝或意外流出的影像,尤其當它標題可能是某學校、某宿舍、某旅館時,這些資訊讓影片變得更誘人。

「李宗瑞性侵案對我來說是一個人生轉捩點」,呱吉表示,2012年李宗瑞盜攝性侵影像瘋傳,裡面多達30名以上的女性,每個人被貼上編號,像是拍賣會商品而被傳播,這和2000年時看不清人臉的低解析度影片不同,自己感受到那是活生生的受害者,「我無法接受自己從中獲得任何快感,所以我沒有看,也沒有讓這些影像留在自己的硬碟裡。我告訴我自己從此以後不再看任何外流的色情影像。」

呱吉表示,自己喜歡看成人影片,但不支持任何人觀看盜攝流出的影像,他不會去譴責任何人找樂子的行為,但「我希望你現在可以想想,我希望你下次也能拒絕別人分享的盜攝影像連結。」

翻攝自呱吉臉書
翻攝自呱吉臉書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國會改革爭議 趙少康:40%的民進黨有何資格反對60%的在野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