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坤保今天下午戴著墨鏡準時現身,曾格爾的父親也在律師陪同下穿著西裝出庭,至於正宮和曾格爾則未現身,委由律師出庭。

此外,曾格爾不僅換聘委任律師李晏榕,並以事涉隱私為由,向法院聲請不公開審理,由於岳女律師同意,法官當庭諭知全案改採不公開審理。

全案源於正宮岳啟儒提告控訴,曾女因募款結識她的丈夫陳坤保,曾女向陳男開口要170萬元作為登山經費,去年8月甚至主動約他泡湯開房間慶生,不僅如此,當時曾女正值登山返台的居隔期間,卻涉嫌違反防疫規定,和陳男到北投知名日式溫泉旅館「三二行館」開房間,還互傳曖昧訊息,岳女連接丈夫手機的iPad意外發現外遇事件,含淚截下多達175張訊息存證,並提告向曾女求償200萬元。

曾格爾被求償200萬。翻攝曾格爾臉書
曾格爾被求償200萬。翻攝曾格爾臉書

法院去年首次開庭時,岳女的律師指出,陳坤保已坦承在三二行館和曾格爾發生「親密關係」,如果曾格爾仍否認,將傳訊陳坤保出庭作證;曾格爾的律師則反駁,陳男平時經濟來源主要依賴岳女,他為了不失去經濟支持,才會刻意討好老婆,說出不實陳述,曾格爾除否認有和陳男發生關係,也同意傳喚陳男出庭。

士林地院今天下午開庭,法官以證人身分傳喚陳坤保出庭,但曾格爾近日突在臉書發文,稱先前拒絕把經紀約簽給岳女,才被對方提告「報復」,並說「對方先生來跟我接觸,不斷的在訊息軟體說要贊助百萬金額,最終卻都是空頭支票,新聞媒體卻無法分辨是非,故意的下標題我得到富商的百萬贊助」等語,再次惹毛正宮岳女。

岳女昨也在臉書發文,公布17張與曾格爾的對話截圖,痛斥曾女說謊,並表示「曾格爾已經摧毀我的家庭,我實在無法理解她為何還能公然用謊言傷害我與我的公司的聲譽,我不知道她是否已經習慣活在謊言的世界?」考慮另提妨害名譽民、刑事訴訟。

曾格爾找岳啟儒談經紀合約對話記錄。翻攝岳啟儒臉書
曾格爾找岳啟儒談經紀合約對話記錄。翻攝岳啟儒臉書

曾格爾找岳啟儒談經紀合約對話記錄。翻攝岳啟儒臉書
曾格爾找岳啟儒談經紀合約對話記錄。翻攝岳啟儒臉書

曾格爾找岳啟儒談經紀合約對話記錄。翻攝岳啟儒臉書
曾格爾找岳啟儒談經紀合約對話記錄。翻攝岳啟儒臉書

對此,曾格爾再發出5點聲明回應,指岳女的聲明充滿不實資訊,並表示自己會出來發聲和還原事實,是要阻止網路霸凌,「一系列的公關操作,請適可而止,我們已經收集各樣資料向刑事警察電腦犯罪小組報案。」也希望對方不要再有無謂的攻擊,不然「將公開所有被威脅的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