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認為,核電建設又貴又慢,緩不濟急,對於童子賢提出的建議顯示,他並不了解芬蘭OL3核電廠的黑歷史與高昂成本,恐使社會大眾誤解在國際上延宕多年、成本超支的OL3機組可以成為台灣引進的「新技術」。但實情是國際核電市場衰退已久,芬蘭OL3核電廠根本是負面案例,不但是芬蘭40多年來第一座新的核電廠,也是歐洲16年來的第一座新建核電廠,原本預計4年後投入營運,但因技術問題延宕多年,遲遲無法興建完成。

綠盟指出,2003年12月,芬蘭向法國訂購首座歐洲壓水反應爐(EPR)並命名為芬蘭奧爾基洛托3號(Olkiluoto 3,簡稱OL3),不料遇到一系列工程延宕,整個工期最終延長至18年才開始商轉發電,成為有史來興建工期最久的核電廠之一。

綠盟提到,OL3因一系列管理問題、品質控制問題、組件故障和設計不良,工期延宕、成本暴增一倍以上,甚至連帶影響到承包工程的法國核電公司阿海琺(AREVA)在2015年破產,形成數十億歐元的債務。根據《世界核能產業現狀報告》預估OL3的建設成本約為110億歐元(約3827億台幣)以上,對該電廠的投資者的相關損失預估達55億歐元(約1913億台幣)以上。

OL3歷經18年的延宕總算完工,但完工之後技術問題仍持續困擾OL3的運轉,其中試運轉過程中,先有硼泵因不明原因被啟動,又有渦輪機蒸汽再熱器中發現異物,還有穩壓器有測量誤差,更發現所有給水泵都有原因不明的裂縫,好不容易正式商轉發電,卻在啟用後五個月又遇到故障停機。綠盟認為OL3的技術不成熟、財務黑洞、故障問題等面相不應該被忽略。

綠盟批評,童子賢援引媒體報導,將OL3電廠形容得無比神奇,卻沒有考量到芬蘭的真實能源情境,電價下降75%的數據是比較其國內2023與2022年同期相比,因為2022年爆發俄烏戰爭,使得原本依賴俄羅斯能源進口的芬蘭被切斷能源供應,才使電價上漲。在2023年後隨著風力發電與水力發電等再生能源提供貢獻,又使得芬蘭電價跌破零元。

綠盟強調,OL3並不是最近15年的新科技,也不是能幫上台灣未來供電穩定好案例,OL3恰好代表現在核工業的困境:建設太慢、成本太貴、技術不成熟、核廢料無處可去。綠盟呼籲童子賢對核能政策的建議應回到現實面,先了解OL3核電廠的建造歷史、投資成本等紀錄,而非提出天馬行空的想法。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冷氣長期不洗「比生肉髒2倍」!專家揭4大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