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呼應發展「新質生產力」,各地政府根據消費特徵,發展出多種特色新型消費城市來拉動內需市場,例如新技術引領型(數字文旅-深圳、智慧城市-南京)、新體驗驅動型(冰雪消費-哈爾濱、特色餐飲-湽博、天水、賽事消費-杭州、成都)、IP打造型(文化IP-大理、傳統IP-西安)、以及ESG型(低碳消費-杭州、綠色產品消費-呼和浩特)等。特色城市的商機也帶來民間投資的熱度,而政府補貼也是促進經濟發展的催化劑。

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兩岸商務與稅務服務會計師徐丞毅表示,政府補貼一般包括對企業的無償撥款、財政返還、財政貼息,以及無償給予非貨幣性資產等形式。這些補助一定程度可緩解企業資金壓力,但企業在取得與使用補貼的過程中涉及複雜的稅務與帳務處理,因此臺商須對其處理原則有一定認知,以免疏忽補稅。

舉例來說,某成衣製造商接到當地街道辦邀請設立觀光工廠,政府允諾3年免費使用該市特A地段的場域,並分5年給予裝潢補貼500萬人民幣,以打造當地文化特色。該臺商認為其投入成本不用高,可替自有品牌打免費廣告,因此欣然接受。殊不知是帳務處理惡夢的開始。

徐丞毅表示,企業取得政府部門財政性資金原則上是應稅收入。除非同時符合專款專用、獨立列帳核算等要求(《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關於專項用途財政性資金企業所得稅處理問題的通知》),且專款所用的費用,或設備的折舊、攤提不能在稅前扣除,才能享不徵稅收入的優惠。然而須注意,由於收入與支出均不徵稅,財稅上容易出現差異,申報稍有不甚則需追溯更正,補繳稅款。

此外,即便均納入應稅收入,財務與稅務的收入認列時點也有差異。徐丞毅補充,自稅務角度,政府補助是基於銷售貨物或提供勞務服務的數量、金額者,按權責發生制原則確認收入,其他情況都以收付實現制原則為基礎確定納稅義務發生時間。然而,自會計角度,主要是以權責發生制原則為基礎來核算確認政府補助收入。兩者形成的暫行性差異均需有良好的紀錄。

徐丞強調中國大陸商業模式迭代快速,後勤財會處理若無法跟上腳步,容易產生隱性稅務地雷。建議隨時更新財稅新知,培養商業環境中稅務風險的敏銳度,方能做好相關的稅務治理。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雲豹能源19日自創新板改列上市買賣 目標亞太循環經濟領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