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運慶說:「這麼長時間以來,我這麼害怕的一個爸爸,有可能他會變得很可愛」。沒想到李運慶的確發現爸爸從來不可能出現的一面,也找到跟失智父親相處的方式。

李運慶的父親是補習班名師,脾氣很差,罵人時完全不能回嘴,小時候就很想畫符咒把爸爸定住,聽到爸爸罹患失智症「有沒有可能有一點喜的成份在裡面,他沒辦法跟你吵架了」,馮凱解釋「那不叫喜,是鬆了一口氣,沒辦法再跟你吵架了」。

李運慶的爸爸原本是一個很愛跑步的人,有段時間很晚才回家找不到路,經常半夜起床找東西吃,他父親也是眷村小孩,自尊心強不想檢查,一直到父親生日當天跑步摔斷腿,坐救護車去醫院檢查,出現時空錯亂,順便檢查腦神經,才被診斷出中度失智症,出院後送到日照中心,一起上課運動,情況有好轉些。

李運慶的女兒現在5個月大,他說爸爸很喜歡找他女兒「他很喜歡在她面前跳舞給她看,你開始找回對爸爸的愛,你開始愈來愈喜歡他」。李運慶的太太洪詩還說他爸爸是「小精靈」,因為夫妻倆都發現家中的拖鞋原本朝門內,突然都朝外,兩人調了家中監視錄影器,發現是他爸爸半夜起床,用「樹獺級慢動作的速度」把拖鞋轉向,詢問之後爸爸才說「我怕你們太急急忙忙,花太多時間,我幫你們轉好」,讓李運慶邊說邊覺得自己的爸爸「好可愛、超可愛的」。

現在父子兩感情變好,父親有事都會說「等一下,我問一下運慶」,李運慶也學會用哄的方式跟父親相處,歷經照顧父親尿床、半夜都會起來兩三次看看父親的經驗,生完小孩後,照顧女兒也變得得心應手。他父親到了日照中心上課,也都會精神抖擻的跟說早安,還請大家都喊他李教授,也很驕傲的說大家覺得他的的手工藝品做得很好,家中冰箱也都貼滿了父親的作品,雖然失智症是不可逆的疾病,情況持續走下坡,不過歡樂的相處也延緩了父親失智的症狀。

馮凱說失智是一個社會現象,現在人類的年齡設定往100歲發展,拍戲前都以為失智症是「老番顛」,拍戲後「轉換完全不同的心情去面對自己跟家人」。

 班鐵翔飾演退休老兵,跟兒子李運慶情感不好,馮凱拍班鐵翔與李運慶父子的戲時,把他自己半個眷村人的情感也投射進去,一場包水餃的戲就花了一整天,從父親教兒子包水餃,到忘記怎麼包的痛苦與慌亂以及兒子開一間水餃店,彌補父子情感不睦的遺憾與救贖。

李運慶原本不會包水餃,拍戲前開始在家練習學包餃子給太太跟媽媽吃,而且量身打造幫媽媽包全素的水餃,李運慶說「我覺得我學會了,導演要拍的時候,看我包兩個就說算了啦」。

馮凱導演拍戲情感豐沛受到媽媽周遊、人稱「阿姑」的影響深遠,從當導演開始,媽媽教他拍戲「笑笑的哭,哭哭的笑(臺語)」,馮凱說「一直到年紀超過50才懂」,情緒是多面向有層次的。馮凱說拍《你好,我是誰2》的心得就是希望觀眾能「透過感動學習到什麼,然後把這份感動宣揚出去,在我覺得,這才是大愛」。李運慶說馮凱導演所有加減戲或調整劇本,都是從情感面出發「很常在順台詞時,講著講著他就哭了」,李運慶印象深刻的一場戲,導演現場切另一的角度,臨時加的台詞,光是照著唸就會想哭,班鐵翔也說「當初拿到劇本乎是不用背的,很順暢的情感交流,台詞就出來了」。

班鐵翔在拍戲時很入戲,劇中拿著槍走在大馬路上耍槍,完全不在乎別人眼光,拍戲時也常忘東忘西,會擔心自己失智,還好下戲後就恢復正常,倒時他太太的父母親兩個人都罹患重度失智症「後來連自己女兒都認不出來,是蠻悲哀的」,去照顧時都認不得,馮凱說有的重度失智症還會失語、失能。拍完《你好,我是誰2》班鐵翔說他學的一點就是「智慧是與生俱來的,但是善良是一種選擇。」有一個善良的心,比事業做得成功更重要。

李運慶經歷父親失智打擊。大愛提供
李運慶經歷父親失智打擊。大愛提供
班鐵翔飾演退休老兵。大愛提供
班鐵翔飾演退休老兵。大愛提供
感謝你愛看《壹蘋》
分享贊助我們繼續發聲!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日本怪物女團XG首來台讚「水啦」 突現身觀眾席揪粉貼身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