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楊雅喆刻意不讓梁湘華知道對手演員是誰,梁湘華說當時偷聽到柯煒林說話,對香港圈子比較不熟的她,只知道對方是香港人,直接拍完15分鐘床邊戲,隨著角色從那刻開始想知道他是誰,自己才開始好奇,但導演堅持不給看。直到最後一場戲,兩人才看到彼此,柯煒林笑說:「原本沒有要拍我的反應,結果我哭得死去活來,還被這位女演員說:『是哪位好心的工作人員陪我對戲,他戲也演得太好了吧!』」

梁湘華一聽急忙澄清,試鏡時會是Casting給演員對戲,「他們畢竟不是演員,就是照本宣科不會這麼投入,我心裡就會murmur說,好希望有個可以跟你一起互相較勁的演員,我看到他的時候,我以為導演給我一個工作人員協助我演完這場戲,殊不知他就是演員本人」,柯煒林打趣回:「沒關係,至少有被肯定的感覺。」

梁湘華看A片學自縛。彭欣偉攝
梁湘華看A片學自縛。彭欣偉攝

柯煒林自認沒有很愛哭,但導演楊雅喆很會觸發淚腺,「他講每個人的故事都很破碎,每個人的脆弱點,打中我很內心的東西,我覺得每個人都會帶一點自己的小秘密或經歷過的東西,它可能埋在很深處的地方,平常不會突然之間拿出來講或感受,看電影會很容易像一把鑰匙,把那個開關開了」,柯煒林形容就像傷口還沒結疤,不想去面對,但這部電影有種把瘡疤撕開逼你直視的感覺。

柯煒林被擊中脆弱點。彭欣偉攝
柯煒林被擊中脆弱點。彭欣偉攝

聊到感情觀,柯煒林說:「真的確定要交往的對象,我反而是想把所有不好的東西都展現出來,如果他還沒走的話,就是ok的,先小人後君子的感覺,我自己個性也沒有到那麼差,只是情緒很容易波動或是固執。」至於自己是面對型還是逃避型?柯煒林秒回自己是逃避型,會不想面對自己的情緒,「(分手的話)我會希望有工作,其他事情可以填滿,不要讓自己突然間空出來」。

不過時間久了,柯煒林還是會想辦法去面對,「這幾年也不是白過,有很多方法應對,喔好像有點不對勁囉,去面對去健身,好像要哭一場喔,去看電影哭,好像怎麼樣就去遛狗。」梁湘華則相反,「我會讓自己沉浸在狀態一陣子,面對完覺得我實在是沒有辦法,就會跟朋友聊一聊,我是逃避跟人接觸,我會在那個情緒裡面,不想講不想跟其他人分享,想在很低落的情緒裡先待一會兒,我覺得人到谷底的時候就會反彈。」

柯煒林為愛可以M到不行。彭欣偉攝
柯煒林為愛可以M到不行。彭欣偉攝

被問到本身是S還M,柯煒林說:「看對象,如果喜歡跟愛的話,我就M到不行,但同時之間,我喜歡的人也不會太S啦!」梁湘華則認為SM是一種生活情緒,「是處於愉虐狀態,不是身心家暴,它是一種刺激,但不要太鞭策我,鞭的話我會跑走!」

梁湘華(左)、柯煒林在片中有SM橋段。彭欣偉攝
梁湘華(左)、柯煒林在片中有SM橋段。彭欣偉攝
梁湘華。彭欣偉攝
梁湘華。彭欣偉攝
柯煒林。彭欣偉攝
柯煒林。彭欣偉攝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女星挑戰3人行靠默契 「人間月老」為單身粉絲牽紅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