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他本身則是不愛計畫的行動派,「我有過吃火鍋吃到一半,發現有班機可以飛日本,就立刻打給我媽,問我媽在幹嘛,我媽說我在曬衣服啊,我說走啦走啦,那個衣服先收一收吧,然後立刻抓著我媽就要飛了」,媽媽當下驚慌回:「我有心臟病,你不要這樣子搞我啊!」有時甚至連班機有無座位都不知道,要到現場候位,讓媽媽忍不住問:「你下次可不可以先計畫一下?」

劉以豪坦言自己是停不下來的人,「我完全不行宅在家,會覺得要休息什麼呢?就不累啊,所以有時候就會去健身房運動一下,或者去散步一下,去公園走一走」,他很需要「移動」的感覺,「每次在移動的過程中,我會有我活著的感覺,可能我很喜歡看到新鮮的東西,像住飯店的話,我會想要3天住在這裡,後面幾天可能會看著辦,也想要找找有沒有更好的,還是有更有趣的地方,我想去體驗一下。」有時候是靜不下來,「你反而腦袋會無法控制,東想西想,所以我覺得還不如去找一件你喜歡做的事情,然後享受在那個裡面」。

劉以豪是不愛計畫的行動派。攝影中心攝
劉以豪是不愛計畫的行動派。攝影中心攝

劉以豪自認個性很兩極,「我可以很活潑,也可以很悶騷」,以前的他,社恐又沒自信,「我以前走路都是看地板,我不敢看人家眼睛,我不知道怎麼打招呼,我會害怕」,甚至不敢去東區,因為這些人都很會打扮,走在路上自信爆棚很有氣勢,「但我不是那種,我喜歡耍白癡,我喜歡帶來歡樂,我是這一派的」。

隨著踏入演藝圈,工作環境節奏快,劉以豪來不及悶騷就必須與人互動,也因此建立自信,「你慢慢的知道你要的是什麼,跟你到底在做什麼,好像就已經不在乎什麼帥不帥,跟到底好不好看,我只有覺得自己可能真的還不會演,因為我也不是科班出身的,所以真的是邊拍邊學,然後每次拍都可以抓著前輩,想了解一下他們是怎麼塑造角色。」

劉以豪告別角色的儀式感就是剪頭髮。攝影中心攝
劉以豪告別角色的儀式感就是剪頭髮。攝影中心攝

談及如何告別角色?劉以豪的儀式感就是剪頭髮,「我殺青就會立刻約剪頭髮,最近的那一天,趕快把它看怎麼剪,沒得剪也盡量修一下,我覺得要過個水,讓自己造型換一下,然後去別的地方旅遊,我一定要離開那個地方,如果有長時間讓我休息出去走走的話當然更好。」幸運的是,劉以豪都有時間休息跟轉換,「包括之前拍《悲傷》的時候,我拍完《悲傷》那時候也很不舒服,就接著跑去宜蘭拍《種菜女神》,然後就覺得哇,整個拍攝過程很療癒」。

至於未來想挑戰的角色,沒接觸過的題材劉以豪都想嘗試,像是精神異常、奇趣一點或是武打、警匪等動作類,「我覺得世界好像有很多角度,跟不同層面來看這些事情,不一定什麼事都要這麼正經八百的,然後一定要演出一個高富帥,或是一個很有架勢的人物,它明明就有很多故事可以發展,不一定都要這麼板在那裡演戲」。

劉以豪曾經社恐沒自信。攝影中心攝
劉以豪曾經社恐沒自信。攝影中心攝
劉以豪每次拍都抓著前輩邊拍邊學。攝影中心攝
劉以豪每次拍都抓著前輩邊拍邊學。攝影中心攝
劉以豪在港片《白晝如焚》化身上加油站大夜班的陰鬱男盧子峰。攝影中心攝
劉以豪在港片《白晝如焚》化身上加油站大夜班的陰鬱男盧子峰。攝影中心攝
劉以豪可以很活潑,也可以很悶騷。攝影中心攝
劉以豪可以很活潑,也可以很悶騷。攝影中心攝
劉以豪很需要「移動」的感覺。攝影中心攝
劉以豪很需要「移動」的感覺。攝影中心攝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阿Ken主持遭換角!趙正平道歉了 曝「薔薔取代」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