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近來有許多百萬youtuber宣布停更,身為台灣知識型網紅第一把交椅,志祺坦言在創立第二、三年時也曾走入低潮期,志祺說:「我觀察大部分Youtuber也是那時倦怠期最大,因為差不多熱情消耗完了,然後又卡在團隊是否要擴大的十字路口,如果能夠想辦法撐下去,就會熬過去。」

對於做節目,志祺充滿責任感與熱情,他透露自己頻道創立以來幾乎沒有休過假,最瘋狂的一次是他只來回花了不到四天半的時間飛去德國領紅點設計獎,只為了趕上日更的節目錄影。面對繁重的工作量,志祺說:「我解壓的方式就是打遊戲,做一些跟日常工作毫不相關的事情,投入到另一個截然不同的環境中,很舒壓。」

志祺七七與白白一同主持。《社會Now什麼》提供
志祺七七與白白一同主持。《社會Now什麼》提供

當完兵即自己創業的志祺到成為百萬流量Youtuber,志祺說:「假設有錢有名是一個追求的目標,我對於成為所謂知名的網紅大概有20%的後悔,因為成名的代價是隨之而來的是生活上的壓力,因為一舉一動都有可能被放大,走在路上都會被人認出。」志祺笑稱自己內心其實是個害羞宅男,太過矚目會讓他有些許不自在,也曾在路上遇過熱情粉絲突然熊抱,讓他嚇一跳。

不過成為Youtuber也有很多小確幸,有機會認識很多可能完全不會有交集的人,面對現在許多年輕人都立志成為Youtuber,志祺說:「有時會想說”網紅”是不是一個不太適合當正職的一個工作,比較適合當副業?我也是先自己的事業去支撐才做了頻道,我會建議大家可以想想,若年紀增長到30、40甚至50歲之後的生活想要怎麼樣?成長曲線想要如何?那或許就能判斷”網紅”對於自己來說,是不是一個能永久當“正職”的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