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克立下午與律師陳友炘在高等法院前開記者會,夏克立第一句話是:「我很不開心。」接著說:「週刊報導裡面的指控,都是黃嘉千發明的,全部都是她,郎祖筠也講一大堆,她(郎)有在場嗎?她講說我用手抓黃嘉千的胸部、這樣不會有人看到傷痕,郎祖筠有在嗎?她有看到嗎?或是黃嘉千跟她講的? 我受不了了!」

夏克立(圖)用手勢質疑黃嘉千的臉頰傷勢「從右邊跑到左邊」。丁牧群攝
夏克立(圖)用手勢質疑黃嘉千的臉頰傷勢「從右邊跑到左邊」。丁牧群攝

揚言控告「董小姐」

夏克立越講越激動,臉部泛紅說:「我老婆沒有講話,郎祖筠一直在講話,她要大家覺得我是會家暴的 ,我從來沒有家暴,加拿大、台灣完全沒證據我有家暴,但是有我『沒家暴』的證據,關於董小姐,我一定會告她,她跟加拿大警方說我在台灣有犯罪記錄,我從來沒有,我是一個好爸爸。」強調將對郎祖筠、董小姐和先前曾罵他垃圾的藝人竇智孔提告。

接著夏克立提到夫妻間的財務糾紛,「我在大陸工作賺的錢都送回來,南港房子的貸款都是我付的,簽約的時候,我不知道房子在她(黃)名下」,然後又繼續宣洩他對於家暴指控的不滿:「我就是覺得,一直來、一直來!」並稱黃嘉千所謂被家暴的傷勢,一開始說在右邊,隔天卻跑到左邊,「 除非她自己刮(傷)臉,我從來沒有打她,她為什麼又講說我用枕頭,因為用枕頭(施暴)不會有痕跡,我是被設計的」,意指黃嘉千故意害他百口莫辯。

 

 

稱加拿大檢方已撤回家暴案起訴

夏克立的律師陳友炘幫他補充說:「這個案子裡面一個不可思議的事情是,加拿大聖保羅醫院的記錄,黃嘉千右臉頰有紅腫,但是隔天警方的筆錄中,所謂右邊的紅腫,警方卻看到跑到左邊(臉頰)去,我們認為非常不可思議,所以加拿大警方移送檢方之後,檢方經過一年多的偵查,向法院提起公訴,但是到了去年7月25日,因為檢察官可能認為這樣的證據太過薄弱、太奇怪,所以檢察官向加拿大法官撤回起訴。」律師強調所謂家暴案在加拿大已經結案,夏克立是無辜的。

對於夏克立指稱黃嘉千設局、自己刮傷臉頰等,黃嘉千的經紀人下午回應:「先前能說的都說了,目前台灣的訴訟還是進行中,ㄧ切尊重司法。可以說的時候,嘉千一定會說。」

關於夏克立已於上月控告黃嘉千、律師賴芳玉及黃的友人Amanda誹謗之事,記者詢問夏克立,但他不願直接證實,僅說:「檢察官叫我不能講。」至於他要控告郎祖筠、董小姐和藝人竇智孔部分,夏克立說:「郎祖筠我一定告,但竇智孔的部分好像已經超過追訴期,董小姐在加拿大,我要研究一下怎麼告她。」

夏克立(右)與律師陳友炘(左),在高院前舉行記者會。莊宗達攝
夏克立(右)與律師陳友炘(左),在高院前舉行記者會。莊宗達攝

壹蘋新聞網-投訴爆料

爆料網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蘋》Line,和我們做好友!

★下載《壹蘋新聞網》APP

★Facebook 按讚追蹤

壹蘋娛樂粉專壹蘋新聞網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