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是這麼說,但業界多數看法是「沒人接得了吳慷仁的經紀人」,他自己人脈就夠廣,也比許多經紀人懂看劇本,誰有信心會做得比他好?重點是還樂在其中,碰到有新人求助,就算看劇本很耗時費勁,也甘之如飴看完;若是資歷差不多但沒有經紀人的,他甚至出手幫看合約,對此還形容自己是「半個法務」。

吳慷仁金馬當天穿的是Ralph Lauren。攝影中心攝
吳慷仁金馬當天穿的是Ralph Lauren。攝影中心攝

吳慷仁也承認:「年輕藝人很愛問我為何不找經紀人,但我建議他們必須要有,不然會很辛苦,我會告訴他們經紀人在幫他們幹嘛,不然年輕人都不知道經紀人在幹嘛。」他認為經紀人能做的事很多,要談待遇、保護藝人、照顧他們和他們的感受、甚至是卡位,以及與媒體保有好的關係等等。

吳慷仁(右起)和恩師李啟源導演和前經紀人簡麗芬。翻攝吳慷仁臉書
吳慷仁(右起)和恩師李啟源導演和前經紀人簡麗芬。翻攝吳慷仁臉書

以一線演員來說,自己做經紀確實罕見,但其實吳慷仁早年是有經紀人的,就是啟蒙導演李啟源的老婆簡麗芬,時間約莫5到6年,此後才獨自打理經紀事務。有人自從發現吳慷仁是個體戶後,疑問簡直比山還高,像是怎麼有時間看合約跟對帳?親自開發票嗎?廠商發現經紀人就是藝人本人態度會大變嗎?看到廠商扣你匯費的心情?

問吳慷仁,要做的事太多,腦子塞得下嗎?他的答案是:「可以,專心做好表演,其他都是可有可無的事,不強求,有先後順序就很單純。」抱持的大原則就是「化繁為簡」。旁人想不透他哪來的心力?他笑說:「厲害了吧,靠意志力。」

金馬60影帝吳慷仁樂翻。攝影中心攝
金馬60影帝吳慷仁樂翻。攝影中心攝

日前他以電影《富都青年》拿金馬獎在台上重提「我的經紀人就是我自己」,台下會心一笑,這件事因此再被熱烈討論。關於被報導開始考慮找經紀人,吳慷仁澄清:「不是,是記者問有沒有人因為得獎要找,不是我主動說要找。」看來他真心習慣了單打獨鬥。那女友邵雨薇是不是也可以不要經紀人,他持相反意見:「不行吧,女生演員非常需要好的經紀人。」

吳慷仁胖瘦自如,但畢竟年過40,女友邵雨薇送他血壓計當生日禮物。翻攝吳慷仁臉書
吳慷仁胖瘦自如,但畢竟年過40,女友邵雨薇送他血壓計當生日禮物。翻攝吳慷仁臉書

吳慷仁從小苦過來,懂得錢難賺,所以曾被媒體指是不想給經紀人抽成,連他也用這點自嘲過。不過其實真心話是:「什麼鬼話?白痴哦,真的超神經。」直言賺錢一直不是他在這一行的目標。也難怪大導演李安會在吳慷仁金馬慶功宴時,欣賞地讚他「太棒了,台灣有你這樣的演員」。

林柏宏(左起)、林依晨、柯佳嬿、吳慷仁出席Max Mara快閃店開幕。彭欣偉攝
林柏宏(左起)、林依晨、柯佳嬿、吳慷仁出席Max Mara快閃店開幕。彭欣偉攝

一家大型行銷企畫公司負責人這麼說:「吳慷仁雖然沒經紀人,但他講理,說話算話,就算後來發現不是他所預期也絕不改變。」時下很多藝人自己出來開工作室,聘僱執行經紀或助理,只付薪水不給抽成,其實也跟吳慷仁一樣沒有經紀人,但承諾說得到、做不到的比比皆是。

吳慷仁的氣場讓這個造型雙贏。彭欣偉攝
吳慷仁的氣場讓這個造型雙贏。彭欣偉攝

藝人跟經紀人相輔相成,前者專心表演,後者扮黑臉,或是張羅各種瑣碎細節,妝髮和借衣服也是很重要一環。許多演員會跟造型師合作,希望每次露面都有型有款,至少乾淨俐落。吳慷仁沒有經紀人,也沒有專屬造型師,一位資深經紀人好直白:「經常穿得很醜。」不是指私服,而是出席很多公開活動的時候;另一位經紀人則提到,某義大利精品品牌在今年10月中辦快閃活動,其他明星都挑到好看的衣服,吳慷仁卻穿了一件超長快拖地的大衣,「一看就知道是沒有經紀人盯場」造成的結果,幸好吳氣場強,表情泰然自若,整體看來仍不算太糟。

吳慷仁經常背這個後背包上工。翻攝吳慷仁臉書
吳慷仁經常背這個後背包上工。翻攝吳慷仁臉書

今年金馬獎,吳慷仁穿得中規中矩,有人覺得無聊,但金馬獎座的光芒似乎比當紅毯第一帥來得重要。他不是不清楚藝人造型有多重要,但他覺得出席活動有造型師在,尊重專業即可,「但我也不太計較好看不好看倒是真的」。

吳慷仁在《富都青年》飾演啞巴哥哥阿邦。甲上提供
吳慷仁在《富都青年》飾演啞巴哥哥阿邦。甲上提供

「吳慷仁沒有經紀人」這件事眾所皆知,反而因此有更多人願意「多幫一點」。開工時他先言明「我沒有經紀人,多包涵」,這時就會有貼心的電影公司人員,事先跟他要來可以合作的妝髮名單,直接處理妥當,當然也知道關於「漂亮」這件事,他不會太介意。

電視台幕後工作人員也說:「慷仁哥真的很會幫工作人員想,通告不會問有沒有費用,只要幫他搞定妝髮就好,還有一次甚至連妝髮都不用。首映會他擔心我們預算,本來說看我安排,不需要跟妝也OK,但後來想想一整天,他又沒經紀人,怕沒人照顧他。」還說他背著浪跡天涯小包包,穿T-shirt就來錄影了。另也說「我自己跟他接觸幾個月的經驗,他不喜歡別人幫他做決定,所以我都丟選項給他」,果然很符合江湖說法。工作人員還說:「他就很藝術家,然後對於自己想要什麼,跟不要什麼很清楚,我每次拿事情問他,他說好,我們就繼續推動,他說可以不要嗎,我就立刻收工不煩他。」

 

拍《模仿犯》時操到翻,如果同時接拍廣告,法令紋或是其他疲勞造成的缺點,吳慷仁會請相熟的妝髮師幫忙注意修圖。總之出外靠朋友啦。

吳慷仁(右)拿獎時不忘感謝當初找他演出《下一站,幸福》的導演陳慧翎。翻攝陳慧翎臉書
吳慷仁(右)拿獎時不忘感謝當初找他演出《下一站,幸福》的導演陳慧翎。翻攝陳慧翎臉書

不只妝髮,吳慷仁一路以來,也有迷惘不知怎做才對的時刻,那時有很多幕後的朋友可以請教,猶如幕僚。正因為朋友很重要,現在的他無論拍戲或代言的價碼都很「隨緣」。談商務不像一般經紀人回Line那麼即時,而是用Email來回溝通,但廠商們可能要等他拍完戲收工、晚上回家才有空回覆。講現實點,他不必怕機會跑了,機會通常會在那裡等他。

而且不用懷疑,劇組、製作人、記者、廣告商各路人馬都有吳慷仁本人電話號碼,連中國媒體都可以刷到本人微信。這組號碼幾乎算是公開的秘密,他也沒在怕的,跟一般藝人只給經紀人電話大相徑庭。其實換角度想,他只是多了一個「經紀人」身份罷了,大家有經紀人手機也算合理。

說吳慷仁是廣告天王並不為過。翻攝吳慷仁臉書
說吳慷仁是廣告天王並不為過。翻攝吳慷仁臉書

跟幾位業界人士打聽,收到以下資訊:「影集/電視劇是賺錢不會手軟,每集25、30萬起跳,最高到50萬,有一直漲趨勢;國片得獎前每部70萬至100萬(也有人說150萬),《富都青年》、《但願人長久》絕對不會高,因為要得名,且要拓展海外市場。」

邵雨薇(右)去年已離開長期合作的經紀公司「多曼尼」當自己的老闆。翻攝邵雨薇臉書
邵雨薇(右)去年已離開長期合作的經紀公司「多曼尼」當自己的老闆。翻攝邵雨薇臉書

有25年資歷的廣告業務告訴《壹蘋》,吳慷仁的廣告價碼每支從350萬到500萬,要看他喜好程度,他很挑客戶;出席活動1場大約30萬、40萬,代言就多一個0,1年前某支隱眼廣告2年合約600萬,由他親自談,只有喜歡這商品,腳本修到自己喜歡才會接。」

吳慷仁並不在乎穿衣服好不好看。資料照片
吳慷仁並不在乎穿衣服好不好看。資料照片

對此,吳慷仁本人否認說:「哪有那麼高,誇張!你們媒體寫的價錢都不對,我很有彈性,看案子啦,新導演或是公益都很隨興,有的就是幫忙朋友。」某戲劇製作人也說:「他價碼不一定耶,他接每部戲會看狀況,接廣告的錢比較多吧, 依他的個性,想拍的戲費用再低都會接。」

吳慷仁(右)和媽媽。翻攝吳慷仁臉書
吳慷仁(右)和媽媽。翻攝吳慷仁臉書

多年前受訪,吳慷仁提到《麻醉風暴》裡「葉建德」一角,是他無所不用其極爭取才拿下的角色,當時他手上還接演《出境事務所》男主角,為了軋戲,3個月來自己開車南北奔波,靠提神飲料撐著,汽車里程數可環島10次。結果證明他慧眼識劇本,這2部戲讓他同年分別入圍第50屆金鐘獎,最後以《麻醉風暴》奪下迷你劇集男配角獎,也是他入行第8年拿下的第1座金鐘獎。

吳慷仁在《麻醉風暴》裡「葉建德」一角是他拚命爭取來的。翻攝吳慷仁臉書
吳慷仁在《麻醉風暴》裡「葉建德」一角是他拚命爭取來的。翻攝吳慷仁臉書

隔年開始,吳慷仁以《一把青》獲金鐘影帝,接著以電影《白蟻》得台北電影獎影帝,其實在他今年一躍成為金馬影帝前,早就不必自己找戲,用業內人士說法是「想得到的劇本都在他那裡,只是要不要接」。

楊謹華(左)眼中的好友吳慷仁腳踏實地。翻攝吳慷仁臉書
楊謹華(左)眼中的好友吳慷仁腳踏實地。翻攝吳慷仁臉書

吳慷仁麻吉楊謹華這麼形容他:「我眼中的慷仁,是一個腳踏實地的人,他身上會的技能都是從零到有的,有時更是一個瘋癲的人,特別是在對於表演,這是讓我佩服也是值得學習的地方。」另也曾被編劇好友形容「很有被討厭的勇氣」,畢竟他在業界素有「吳老師」外號,為人師、修劇本等等事蹟難免得罪人或出狀況。

藝人出事,有經紀人代為回應和處理,省了不少麻煩,但也有天兵經紀人亂回一通,反而害死藝人。吳慷仁雖然沒有圓滑的或強勢的經紀人擋在前方,但80萬臉書社群平台就是他絕佳的發聲管道,文筆佳,有幽默感,懂得危機處理,往往化險為夷。只能說他生對了時代,天時地利人和之下,可以高枕無憂當自己的主理人。

壹蘋新聞網-投訴爆料

爆料網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蘋》Line,和我們做好友!

★下載《壹蘋新聞網》APP

★Facebook 按讚追蹤

壹蘋娛樂粉專壹蘋新聞網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