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立委王鴻薇與國民黨發言人林家興今天召開記者會,指控僑委會駐巴西聖保羅僑教中心歐姓女副主任,遭到張姓主任性騷擾,王鴻薇也說雙方有從屬關係,但僑委會委員長徐佳青在處理過程中竟對當事人說「不准跟僑界說張主任是什麼案子被調查」、「你跟加害者兩人都有責任」,最後也僅有調職,根本就沒有依照性平案件處理;林家興更批評徐佳青嚴重不適任,監察院與政風單位應該介入調查。

王鴻薇和林家興今天代受害人開記者會。林林攝
王鴻薇和林家興今天代受害人開記者會。林林攝

以下為歐女聲明全文:

我今年1月底由台北僑委會前來巴西就任,是第一次外派。一開始人生地不熟,巴西治安又差,常有搶案發生,做為一個年輕的女孩子,心中很是害怕。加上我跟張希賢住同一個大型社區,不同棟大樓,所以最初ㄧ個月,儘量跟他約好一起搭Uber上下班,以保護自己的安全。

有一次他送我回家,忽然盯著我的特定部位看,對我說「我覺得你最近胸部變大、很好看」,我當下傻住了,很震驚,心裡覺得受到侮辱,覺得很噁心。但他是我的直屬長官,我當時上下班又需要男孩子陪伴保護安全,所以選擇隱忍。這種談論我胸部大小的情形,至少發生2次。

還有一次他送我回家,搭電梯抵達樓層,在出電梯的時候他忽然想要抱我,我喝斥他「你想要幹嘛」並且馬上閃躲,才沒有被他得逞。但是我當下真的很不舒服,也很害怕,但想到他是我的主管,為了外派工作順利,還是只能隱忍,避免破壞辦公室的和諧。

另外,今年5月26日,他邀請我還有辦公室的另外一位女性僱員一起吃晚餐,用餐時他喝了酒,我們兩個女性當時覺得沒有什麼問題。飯後他藉著酒喝多,竟在僱員面前忽然伸手摸我的臉,說我的側臉很漂亮。我被這種突如其來的觸碰嚇到,嚴重感覺被冒犯,但為了不破壞聚餐氣氛,只能假裝沒事。這件事有第三人可以證明,她也表示願意作證!

以上是3件具體且較誇張的例子,平時在辦公室或路上,還有一些刻意不莊重的言語和行為,沒辦法一一舉出來。所以一個月之後,我鼓起勇氣試著自己搭地鐵上下班,心中雖然還是害怕被搶,但至少避免和他獨處的機會,減少被性騷擾的可能性!

會選擇挺身而出舉報這些事情,是因為張希賢屢次被我拒絕後,由愛生恨,在僑委會委員長徐佳青6月13日來巴西訪視前,竟然惡人先告狀,跟徐佳青抹黑我,說我跟中國藉女性友人往來,是「通敵叛國」。還編造謠言,說我經常翹班,導致我被徐佳青痛罵。

6月14日,為了捍衛自己的工作權益,我鼓起勇氣以line向徐佳青提出申訴性騷擾。徐佳青知道本案後,從來沒有給予我任何關懷,一開始就檢討我,更以所謂的「僑胞說」,懷疑及認定我跟張希賢似乎有親密關係,用美色來換取工作上的方使和好處。

經過我不斷解釋並提出具體的性騷擾證據,包括關鍵的錄音,她才放軟態度,同意將張希賢調回台灣。但這個調動一拖就超過3個月,到今天他人還在巴西,和我同樣處在同一個辦公空間,每天還是因為報復我對他的性騷擾舉報,編造出各式各樣新的抹黑、抹紅,甚至抹黃的謠言,配合和他平時友好的不肖僑胞,一起中傷我,讓我痛不欲生!到了後期,甚至必須服用大量安眠藥,才可以睡上幾個小時。

我以為徐佳青會好好處理,所以依照她的要求,繼續隱忍了3個月,沒想到最後徐佳青選擇成為加害人的共犯,警告我不能聲張這個案子,否則就要追究我的責任,這種「吃案」的態度,讓我對於僑委會的性平處理方式,感到非常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