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為X小姐控訴全文:

號稱幸福企業的公司裡,藏著恃強凌弱的人藉著權勢做出侵犯惡行!

你曾是華航的發言人,能言善道,江董事長找你來高鐵公司後,更當上了資深副總與公司發言人。你權力之大,僅於一人之下,督導許多單位,幾百位同仁的考績及晉升操之於你手中。

那天,公司舉辦兩天一夜活動,第一天行程結束後,最資淺的我被主管指派陪貴賓們到各個樓層回房,電梯各層樓停靠,大家各自回房,而你當然被安排在最高層樓,這時電梯只剩下我們兩個,你先開口說「今天活動辦的很好喔,很優秀!」我緊張的笑笑說謝謝,畢竟你是一個這麼高階的主管,我深怕自己說錯話。

忽然你一把勾住我的肩膀、你身體靠著我,「我很開心,晚上喝多了,扶我回房間門口吧!」我愣了一下,心裡想法是你身材那麼高大,我哪有辦法扶的動,我要小心點別一起摔跤了,於是出電梯後我就很認真的扶著你走路。

到了房門口,一瞬間我被你抓進去房內,你立刻關上門,你住的是套房、房內燈是亮的、電視大聲播著新聞,我被你壓在門邊的牆上,我們身高體重差距懸殊,我完全動彈不得,然後你開始親我臉及嘴,接著你拉起我的衣服時,我試著用身體力量推開你並喊著不要!但你持續拉開我內衣,然後開始侵犯我,你重複說著「Johnson 沒有侵犯妳!這不是侵犯喔!我喜歡妳!」我還是持續說著不要,但我根本推不開你。

我不知道過了多久,你終於聽到你手機在響,是我的主管發現我不見了在找我,你接起後淡定回說沒有在你這就掛掉電話,這時我已經嚇到無法言語且全身發抖。你摸著我的頭說「我好喜歡妳,從幾個月前開始注意到妳工作認真,有著我喜歡的特質,我剛剛情不自禁,不是侵犯妳,妳很優秀,我真的很喜歡妳。我希望妳能接受我。」

於是我被放出房間,坐電梯回到大廳,我的主管一看到我,立刻抱住我問說「Johnson 對妳做了什麼?」腦袋空白的我還在發抖,但我卻說不出剛剛被侵犯的事,只說忘了帶電梯卡被困住在不同樓層,累了要回房了。主管雖然覺得奇怪但也沒多追問,送我回房。

後來你打來要我去房間一趟,你保證不會再欺負我,你要跟我解釋清楚。我還是去了,因為我不知道會不會在工作上被你刁難,你的權力實在太大,也或許你有難處?或者這真的是你表現喜歡人的方式?我困惑害怕但也同時想不透,思緒混亂的情況下,再次到你房內,你恢復到很紳士的模樣,你表達對我喜歡的心意,還說工作上會幫忙我,這不是侵犯,是追求!

我沒有辦法跟任何人說,你的形象這麼好,你的權力這麼大,我一說就可能被冠上攀爬不成的不實指控,誰會相信我?驚恐餘悸猶存時我只能選擇手寫下來這些經歷及感受⋯

隔天一早遇到,你還大方從容的將掉落在你房間的髮圈還給我,一切正常,奇怪的是這樣我好像也比較不覺得自己是受害者?在這之後我就這樣跟你像什麼事都沒發生的相處,公司上我們相處融洽,而你也偶爾的會公司資源支持我。

好像這樣的相處,讓你一直陪在身邊的時候,一切就不像受害者,我好像是真的被你喜歡的人,好像我也依賴你?好像你只是不會表達所以才用這樣粗魯方式追求?

但這樣高階的主管、社會歷練豐富及有家庭的人,為什麼要喜歡我?這樣是不道德的!我時常在這些矛盾中糾結,理智告訴我這是不對時,我選擇跟你斷聯,但你卻利用公司任何資源綁住我,你寄信、打公司內線、及利用通訊軟體任何方式聯繫我,寫著對我的愛慕,說著要照顧我、要對我好,我根本無法逃脫你的權勢控制!我每天這樣思考糾結著,迷惘而且痛苦,但你總是用戀愛方式來包裝,回我說這是正常的相處。

直到你退休,直到你離開我生活,我才真正開始面對這個傷口,雖然那本日記我還是沒有勇氣打開,但我已經看清這是侵犯,因為我是不願意的,而你用話術安撫讓我在第一時間沒有說出來,然後再與我好好相處,讓這一切編造成感情糾紛,你手段高到不像是初犯⋯

我選擇說出來,因為我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第一個,但希望是最後一個,不要再有女孩被欺負且被騙了⋯孫鴻文先生,如果你還在社會上任何一個職位,請你不要再用一樣方式侵犯女生,因為你會造成一個女生,生活生不如死,一直自我懷疑,似乎依賴加害者才能活下去,想著如何討好你,讓你能在身邊陪伴,就覺得自己沒那麼可憐,我無法入睡、時不時就掉下眼淚、痛苦的生活甚至有了想自殺的念頭⋯

現在的我會怪自己當下為何不跟主管說,我被侵犯了!為什麼會選擇隱瞞?如果時間能倒流,我絕對要跳出來保護自己,保護那個原本尊敬且百分之百相信孫鴻文的那個我!

我勇敢的講出來,是因為我要放過自己!也希望你孫鴻文先生能好好面對一切,給我一個道歉。

相關新聞遭女控壁咚扯內衣侵犯 高鐵前副總駁:這是婚外情!我們都不對

壹蘋新聞網-投訴爆料

爆料網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蘋》Line,和我們做好友!

★下載《壹蘋新聞網》APP

★Facebook 按讚追蹤

壹蘋娛樂粉專壹蘋新聞網粉專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遭踢報30年前性侵女同事 紐約市長否認:不認識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