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治克隆尼投書「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以簡單易懂的文字寫道,身為民主黨終身黨員,曾為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總統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與拜登募款。他熱愛也相信拜登,從聯邦參議員、副總統到總統,視拜登為朋友,但對民主黨選情及當前局勢感到憂心。


克隆尼語重心長寫道,拜登打贏多場人生戰役,但贏不了「時間」,所有人都無法戰勝時間。他3週前和拜登同場出席募款活動,那已不是2010年霸氣的拜登,甚至不是2020年的拜登,而是電視辯論大家都親眼見證的拜登。


拜登累了嗎?是的。感冒了嗎?可能。但政黨領袖得停止告訴5100萬人沒有看到眼前的景象。支持者已被川普(Donald Trump)可能回任嚇壞了,難道只能對警示視而不見。


美國廣播公司新聞網(ABC News)主持人史蒂法諾普洛(George Stephanopoulos)訪問拜登強化了一週之前看到的印象。身為民主黨員,每次見到敬重的拜登走出空軍一號,或走到麥克風前回答未經安排的問題,只能閉氣或調低聲量。


列出這些事公允嗎?一定是的。這關於年齡,別無其他,且無法倒轉。這位總統11月贏不了,民主黨在聯邦眾議院也贏不了,參議院也會輸。克隆尼寫道:「這不是他的個人意見,幾乎所有與他私下談過的參眾議員與州長,無論有無公開說過,都持相同看法。」


如今民主黨國會議員們等看水壩是否潰決,但壩體已經破裂,大家要當鴕鳥埋首沙堆祈禱11月出現奇蹟,或是把真相說出來。


克隆尼呼籲民主黨大老參院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眾院少數黨領袖傑福瑞斯(Hakeem Jeffries)、前國會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及可能落選的參眾議員們站出來,要求拜登主動退選。原本捐給拜登的獻金會移轉至找出下位候選人的選舉與其他參選者,新的總統候選人不會在俄亥俄州沒有選票。


此外,應該聆聽馬里蘭州長摩爾(Wes Moore)、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密西根州長惠特梅爾(Gretchen Whitmer) 與加州州長紐松(Gavin Newsom)等人的說法,並同意彼此勿互相攻擊,議題集中在如何令國家上升,之後再召開全國代表大會決定人選。


克隆尼最後強調,民主本來就混亂麻煩,但過程會激勵政黨並喚醒選民,投票日前的短暫震盪不是危險,有利於民主黨。現在是為民主興奮的時刻,在法國超過200位候選人放下成見與野心,搶救民主,免於國家走向極右派執政。「拜登是英雄,曾在2020年拯救過民主,大家需要他2024年再救民主一次」。

 

喬治克隆尼(左)與黎巴嫩裔的英國律師艾瑪阿拉穆丁都長期投入社會運動。路透社
喬治克隆尼(左)與黎巴嫩裔的英國律師艾瑪阿拉穆丁都長期投入社會運動。路透社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捕獲|周杰倫帶昆凌看溫網猛吸飲料 小S跟老公遊新加坡女兒瘋跳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