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以軍指定的人道救援區域,加薩地帶南部漢尤尼斯(Khan Yunis),許多加薩難民被迫搬遷到這並住在簡易的臨時帳篷。

在穆瓦西,哈桑·諾法爾(Hassan Nofal)對著美聯社的攝影團隊拿出掛在他鑰匙圈上的2支鑰匙。

一支是他祖父母在以色列南部的房子,諾法爾說他的家人在1948年被以色列軍隊趕出那裡,再也無法返回。

另一支是諾法爾在加薩北部的房子,去年以軍在北部發起轟炸和進攻後,他不得不逃離家中。

之後近九個月,諾法爾和家人經歷了四次遷徙,來回穿越著加薩地帶,以逃避戰爭。

諾法爾說道,「他絕對會保證鑰匙成為可以使用的物品,而不只是與爺爺奶奶相處的記憶。」

他繼續說道,「如果房子鑰匙只是我前進的動力,那麼我不想再活下去了。」

「我必需回到我的家中,我想留在加薩,和我的孩子定居在加薩。」

而以色列表示,巴勒斯坦人在戰後將被允許返回他們在加薩的家中,但不清楚何時。 且許多房屋已被戰爭摧毀或嚴重損壞。 

在不斷遷徙後,諾法爾在漢尤尼斯的臨時帳篷內與家人準備著午餐。美聯社
在不斷遷徙後,諾法爾在漢尤尼斯的臨時帳篷內與家人準備著午餐。美聯社

哈馬斯(Hamas)在2023年10月7日襲擊以色列南部導致了這場戰爭。

到目前為止,230萬巴勒斯坦人中約190萬人已因戰爭被趕出了家園。

從那時起,大多數人巴勒斯坦人多次來回在加薩地帶遷徙,一遍又一遍地逃離戰爭地帶,以遠離連續不斷的以軍攻勢。

每次搬遷都代表著痛苦的搬遷過程和住在擁擠的臨時庇護所的焦慮感。無論是在大家庭、聯合國的學校還是帳篷營地。

一路走來,家庭必需努力保持團結,並保留一些財產。並且在每個新地點,他們需確保新的食物、水和醫療資源。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拜登挺賀錦麗別有心機?金主解讀:他在對逼宮者說Fxxk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