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新社訪問26歲的康妮陳,原在上海一家銀行任職,工作穩定且薪資高,但2022年上海在疫情期間的封城措施,使她對自由的渴望更加強烈。加上自己對職業前景感到茫然,繼續工作下去生活也就如此,但人生苦短,想嘗試些不一樣的事物。

康妮陳的處境在中國年輕一代當中相當普遍。他們不像父母那一代享受到經濟蓬勃發展的好處,反而遭逢的是疲軟的經濟、激烈的職場競爭、相對稀少的升遷機會,導致身心在重壓下俱疲。她因此改變現狀,開始探索出國學外語,並和老公申請泰國的1年學生簽證,今年5月正式移居清邁。

泰國清邁。Pexels
泰國清邁。Pexels

報導指出,屬泰國第2大城的清邁物價便宜,生活節奏較慢,而康妮陳和老公目前暫靠積蓄維生。雖然尚未決定未來要怎麼走,但兩人已打定主意長期居留國外。她說,「(中國)外面有很多機會,我感受到了希望」。

今年31歲的尹文輝,則是在疫情期間就前往清邁,此後因為中國關閉邊界而滯留當地。在清邁待了幾個月後,便不想再回國面對家庭及同齡人的壓力,也不想再回到只有工作的生活。於是,他和朋友在清邁經營一家旅社,每天上健身房,學會做飯,更實現兒時學彈吉他的夢想。

泰國清邁。Pexels
泰國清邁。Pexels

尹文輝說,他在這裡(清邁)感到非常自由。但在中國,生活節奏非常快,沒辦法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不過,清邁最初吸引尹文輝的緩慢生活節奏,如今卻開始讓他感到厭煩。尹文輝表示,他想再到一個已開發國家,「那裡的文化、工作和工資,都會比中國或清邁來得好」。

根據報導,在微信上,「移民」的搜索量激增,今年10月一度衝上單日5.1億次。相較歐美國家,泰國提供多種類型的長期簽證,包括為期1年的語言課程學生簽證,費用僅需700到1800美元(約2.2萬元到5萬6725元台幣)間,移居相對容易。因此,今年1月下旬,「移民泰國」的搜索量也曾超過單日30萬次。

泰國清邁。Pexels
泰國清邁。Pexels

德國社會人類研究學者項飆對此現象表示,近來想離開中國的人顯得突然增多。不同的是,1990至2000年代移居海外的中國人,大多與中國國內仍保持生意往來;但如今移居海外的中國人,卻是想連根拔起遠走他鄉。

他們見聞廣博,思想開放,珍視自由,但不一定指「政治自由」,而是想過著自認體面、尊嚴的生活。

項飆指出,如今這群出走的中國年輕人受過高等教育,不一定屬於菁英或富人,有別於出國打拚賺錢的前輩, 他們真正思考的是想要什麼樣的生活,想成為什麼樣的成年人。(中央社)

壹蘋新聞網-投訴爆料

爆料網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蘋》Line,和我們做好友!

★下載《壹蘋新聞網》APP

★Facebook 按讚追蹤

壹蘋娛樂粉專壹蘋新聞網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