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日剛度過27歲生日的周庭,因在2019年香港「反送中」民主運動中活躍,遭控「勾結外國勢力」「參加未經批准集會」等罪名,

2020年12月入獄服刑,2021年6月出獄,但出獄後仍遭到港警國安處監控,沒有護照、沒有行動自由,每3個月要向警方報到。

周庭在IG發表貼文指稱,她出獄後3年幾乎甚麼事都不能做,不能參加政治活動,不能跟以前的政黨朋友聯絡,只能「在寂靜中等待」,而她總是擔憂突然遭到拘捕,加上無止境地等待,身心狀況都到最差情況。

她考慮出國深造,今年7月申請到加拿大念研究所,但港警國安處告知,如果想去加拿大,條件是要在國安處人員安排下,去一趟大陸,完成行程後就會給周庭護照,她只要在日後學校放假時回香港報到即可。

周庭在IG發文描述她配合港警去中國大陸的過程。翻攝IG
周庭在IG發文描述她配合港警去中國大陸的過程。翻攝IG

周庭對於自己「主動送中」覺得忐忑不安,深恐一進入中國大陸就難離開,但也明白,她沒有拒絕國安人員的權利,今年8月在5名國安人員「陪同」下,一早到了深圳,她說除了某些吃喝玩樂的行程,還被安排參觀「改革開放展覽」,了解中國及共產黨的發展,以及歷代領導人的「輝煌成就」;之後又去了騰訊總部,了解「祖國的科技發展」。

周庭寫道:「坦白說,我從不否定中國的經濟發展,但一個如此強大的國家,要將爭取民主的人送入監牢、限制出入境自由,還要求以進入中國大陸參觀愛國展覽作為取回護照的交換條件,這何嘗不是一種脆弱呢。」

周庭說,這一天行程沒有見官員,沒有被盤問,但感覺受到監視,而且在參觀展覽的「重點行程」時,還多次被要求和展覽logo合影打卡,她猜想,那些照片有一天可能成為她「愛國」的證據——「那種恐懼就是如此有形的。」「不少香港人會北上娛樂消費,而我卻是被迫到中國大陸以換取出境讀書的機會,只讓我感到非常諷刺。」

周庭還透露,回到香港後還被迫親筆寫下感謝信,「感謝警方安排,使我能了解祖國的偉大發展」,還寫了好幾封。她在出發前一天才拿到護照,9月中從香港到加拿大多倫多,目前第一個學期快要結束。

周庭在社群平台沉寂許久,直到3日才在IG發文。翻攝IG
周庭在社群平台沉寂許久,直到3日才在IG發文。翻攝IG

周庭寫道:「原定我要於十二月底回到香港,就國安法向警方報到,經過深思熟慮,包括考慮到香港的形勢、自身安全、我的生理和心理健康,我決定,不回去報到了,也大概一輩子不會回去了。主要的原因是,如果我回去報到,國安即使不拘捕或收回護照,也很有可能會像之前那樣,提出一些條件或進行問話,而我需要滿足他們才能回到加拿大。即使十二月底他們不這樣做,下年我再回港時,隨着香港形勢變得更嚴峻,他們也隨時可以再以調查為由禁止我出境。我不想再被迫做不想做的事情,也不想再被迫到中國大陸了。這樣下去,即使我人安全,身體和心靈也會崩潰。」

周庭解釋,不回香港並非她的本意,當時還買了12月回香港的機票,到加拿大安頓好了之後才開始慢慢思考去留,「所以如果有人要說我處心積慮欺騙國安,那絕對是錯誤的陳述。」

周庭最後寫道:「這數年切身感受到,免於恐懼的自由,是多麼可貴的東西。將來還有很多未知,但可以知道的是,我終於不用再為會否被捕而擔憂,也可以說想說的話、做想做的事了。在加拿大學習和療傷的同時,也希望能重拾過去因情緒病和種種壓力而放下了的興趣,好好建立屬於自己的節奏。自由來得不易,在擔驚受怕的日常中,更加珍惜所有沒有遺忘自己,關心自己、愛自己的人。願我們能在不久的將來重聚,好好擁抱彼此。」

壹蘋新聞網-投訴爆料

爆料網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蘋》Line,和我們做好友!

★下載《壹蘋新聞網》APP

★Facebook 按讚追蹤

壹蘋娛樂粉專壹蘋新聞網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