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作家H宣布結束尚未登記的婚姻後,陳珮甄也在臉書發文淚訴被作家H封鎖,還說提分手的不是她,而是作家H已經20幾次用「讓我心好痛的方法」,敘述她有多糟糕、然後提分手,接著再又道歉求復合,但她要獨力照顧亞斯加過動的女兒、扛起經濟重擔,真的好累好淚,沒有辦法再負荷了。

陳珮甄的發文引發外界同情,質疑是作家H精神狀態不佳導致婚姻破裂,作家H不想因此污名化憂鬱症,於是發出千字長文細說分手20幾次的原因。

「我和她的第一次衝突,發生在黃醫師的頁面上貼出了她大學前男友的太太(疑似精神有狀態)出面指控她,破壞了她的家庭。」作家H表示,當下自己是相信她的,但她一方面不停說,和那個前男友是多久以前沒聯繫沒見過面,一方面卻又出示對話截圖顯示她在前兩三年都還有跟對方聯繫,作家H覺得被隱瞞而生氣。

作家H認為,陳珮甄和大學前男友見面,或在社群上有通話(說是為了投資)並不是多麼不能讓人接受的事,但是對方老婆(都疑似精神病了)已經發出警告多次,她卻依舊還要聯絡對方,這一點,讓他覺得站不住腳,但每次提出質疑,她就發火。

作家H提了數次分手,其中的理由包括「我曾經目睹她在我面前,和男人(就算是第一次見面)勾肩搭背的肢體接觸。」作家H提醒​她這樣不好,像是之前她遇到的「me too」事件,難保不是這樣來的。但她聽了又會生氣。

作家H和陳珮甄從戀愛到婚姻,分分合合無數次。翻攝作家H臉書
作家H和陳珮甄從戀愛到婚姻,分分合合無數次。翻攝作家H臉書

作家H指出,分手的理由還包括了,「她不接受和我的朋友見面,因為她覺得疲勞(說她社恐),但是她卻會花時間去和網路上認識的,素未謀面的眾多大老闆見面。」甚至遠從台北下去台南出差,一個已婚男人在飯店過夜,她也堅持要自己一個女人去和對方在晚上碰面!

作家H認為,陳珮甄每次上來台北工作時,會住在他家,但是工作結束,卻不願意待在家陪伴他。其實小孩每週二三四,都是住在另外一個由她出錢讓對方照顧小孩的老師家裡。這段時間,她都是一個人的自由身,但仍不願撥時間陪他,「因為她認為我住的地方是舊公寓,她住不慣」。

作家H表示,發文揭開婚姻破裂的內幕,並不是要傷害任何人,因為每個人都可以有她自己的價值觀,「但如果是被污衊的部分,我是不會吞聲的」。

壹蘋新聞網-投訴爆料

爆料網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蘋》Line,和我們做好友!

★下載《壹蘋新聞網》APP

★Facebook 按讚追蹤

壹蘋娛樂粉專壹蘋新聞網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