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吉安2000年電影系畢業後,當了9個月的剪接師,當時韓流盛行,「主要是剪韓劇,韓劇在馬來西亞上映或者要在馬來西亞電視台播放的話,必須重新剪,要把那些接吻、擁抱的鏡頭剪掉」,《冬季戀歌》、《情定大飯店》、《藍色生死戀》的馬來西亞版本都是張吉安剪的,「當時覺得很愧疚,把人家好端端的作品剪掉,覺得說當剪接師好像有點挫敗感,後來就轉行當記者」。

張吉安因參加社運被革職。林林攝
張吉安因參加社運被革職。林林攝

這回邀請萬芳出演,張吉安還原選角過程,「馬來西亞的演員一看到劇本,就513事件大家都一個一個婉拒,大家想要跟你合作,但問題是怕被清算,或可能怕工作會被影響之類的」劇本也從原本的14個女人,縮減成3人的版本,「我們想倒不如找台灣的演員,畢竟台灣不是馬來西亞人,可能沒有這方面的恐懼跟疑惑或忌諱,結果我們那時候找3個演員,其中一個是萬芳」,最後只有萬芳願意接下劇本,另外還有一位馬國演員蔡寶珠,兩人完全沒有顧慮,劇本最終版本為2個人。

張吉安曾是韓劇剪輯師。林林攝
張吉安曾是韓劇剪輯師。林林攝

電影《五月雪》是真的在亂葬崗拍攝,張吉安表示:「我們每一次的拍攝,演員都會去每一個墓碑問候一下,說我們要在這裡拍攝」,過程其實都很順利,沒有靈異事件,但萬芳有說過感覺到氣氛肅穆、很哀傷,尤其她和蔡寶珠的最後一場重頭戲,萬芳坐的位置就是當年屍體堆疊埋的地方,「我一說完殺青了,萬芳就爆哭,然後跟墓碑那些亡靈說,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是我演不好。」結果讓導演也和兩位主演哭成一團。

張吉安執導《五月雪》。林林攝
張吉安執導《五月雪》。林林攝

張吉安也分享自己的拍攝小習慣,就是拍片之前會在現場給演員聽電影配樂,感受一下氛圍,「我覺得音樂在我電影裡面,它不多,可是它在適當的時候,會有一種襯托出電影的氛圍跟情緒的鋪陳」,他覺得這招對於讓演員進入狀況蠻有用的。所以比起最佳導演,張吉安更想拿最佳原創電影音樂,雖然最後未能如願拿下,但有獲得最佳音效肯定。

張吉安曝拍攝小習慣。林林攝
張吉安曝拍攝小習慣。林林攝

片中,發生悲劇的戲院當時正在放映湯蘭花主演的電影《負心的人》,帶子是怎麼來的?張吉安透露,「我們那時候找到一片VCD的拷貝,當然也做一些修整,就是讓它的顏色比較像那時候的感覺,畢竟60年代嘛,你不能夠讓片太過清楚清晰,保留那個膠卷的味道」。去年記者會上,劇組曾透過湯蘭花喊話當時的發行片商,要付版權費給對方,可惜到現在還是找不到,這版權費至今仍留著,就等擁有版權的人來領。

張吉安曾獲金馬新導演。林林攝
張吉安曾獲金馬新導演。林林攝

張吉安的目標始終如一是拍片,從剪接師、記者到電台主持人,繞了一圈才回到電影,一路走來完全沒想過放棄,「因為我從小到大,失敗的經歷多過成功的經歷」,從2017年的第一部短片《義山》到劇情片《五月雪》入圍今年金馬9項大獎,作品屢獲肯定,張吉安不認為是天賦,「我覺得是前面10多年的累積,才讓我後面很順遂,要不是我聽老師的話,做十多年的採集田調,然後靜下心來充實自己、準備自己,我覺得我後面可能沒有那麼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