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為元今天下午在臉書發文表示,用手機訊號來計算人流數量,這部分大家都懂,但王義川竟然還知道群眾的年齡、性別、以及個殊性,這是電信公司服務可以公開的資料嗎?


推薦新聞:「學運妹最好上」照片苦主曝光 她床照反擊:草了一個學運弟


詹為元質疑,「當我的年紀、性別、行蹤,以及名字被一連串個人獨有的代號取代後,政府拿來分析群眾差異時,這還叫『去識別化』嗎?還是只要『詹為元』三個字沒出現,政府都可以恣意使用?只要使用資料有「個殊性」,那就是違反個資法!重點是,這些資料,只要政府想要,電信公司就該給?」

媒體人黃揚明則在臉書發文表示,王義川在節目的說法顯示,他看過了從手機分析年齡層的報告,「這麼偉大的報告,執政黨憑什麼可以獲取電信公司的使用者個資進行分析?這叫擴權。這麼偉大的報告,執政黨的政策會執行長若不公開的話,就叫黑箱。我反擴權、反黑箱!」

黃揚明也譏諷,「憨川說了不能戳的國家機密,這下子真的要『搶救義川天兵』了」。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驚悚影片|軍車輾行人還倒車要再輾 民眾肉盾攔阻保不住她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