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方上月起訴朱學恒,認定他在去年9月的餐敘中,2度親吻鍾沛君,且壓住她的肩膀使她無法移動,再親吻嘴唇數秒,並非僅觸碰一下就結束,認定他涉犯最重可判5年的強制猥褻罪,將他起訴,目前台北地方法院已分案審理,預計12月8日下午首度開庭。

朱學恒4日晚間開直播陳述,他其實10月6日就知道自己會被起訴,但最讓他感到詫異的重點是,他居然被檢方「境管」了!他說,他告發自己,每一次出庭都到,且本刑在5年以下的輕罪,北檢檢察官居然發動境管令,實在不可思議。

他說,9月21日出庭,主任檢察官就表明開完庭後會做強制處分,告知要開保金、叫他交保或境管擇一,他的律師當下即反映「這是未審先判」,首先是還沒起訴,且當事人有逃亡可能嗎?結果檢方要下強制處分,他問了好多檢察官、律師,都沒聽過這樣的案情要境管,禁止出國出海4個月,且檢方的理由之一居然是他去年有出國過,轟檢方「你有沒有搞錯?」

朱學恒怒指,他查過資料,本刑5年以下的案件,從來沒有過這種事,結果檢方現在用超越司法的方式「把境管當作一個處罰」,後來他氣到走出法庭後,對委任律師說,如果檢方要求開保交保的話,「我保證拒保,你他媽就收押我,你看看你這樣子搞,是你難看還是我難看,我跟你拚了」。他直播標題更嗆說,im.B詐騙首腦都可出境,告發自己的朱學恒卻被境管,痛斥檢方這樣子搞還說黨沒有介入,簡直在開玩笑。

台北地檢署回應,全案在偵查過程中,檢察官調查證據後,認為朱有逃亡之虞,而對朱限制出境、出海,這是檢察官審酌個案情形,依法決定的強制處分,且朱涉犯最輕本刑5年以下之罪,依規定可境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