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了解,鄭正鈐被爆涉嫌對男記者性騷案,據悉是在一場立法院國民黨團約記者唱歌的聚會中發生,當天有不少立委出席,一名男記者先行離席時,鄭正鈐熱情道別,卻在握手時對男記者摳手掌心,讓男記者感到不舒服,回家一查,發現竟是同志圈的性暗示,憤而提出申訴。

國民黨21日發出新聞稿指出,該案於6/4經電子信箱接獲檢舉,並已約詢雙方,並將調查結果及處置方式作成報告,本案雙方對於事件認知不盡相同,不過彼此都同意可以到此為止,並願意簽字認同結案。但新聞曝光後,隨即遭到男記者的學長、「黑心律師」楊律師揭發被害人根本沒有簽字同意,直批國民黨吃案。

而男記者也還原事情經過,表示6/4向國民黨提出申訴,接著在6/16日接受國民黨約詢,地點位於中央黨部隔壁的中崙大潤發路易莎咖啡廳,約詢結束後,他在6/21上午收到一份標題為「事件說明」的文件,請他在上頭簽名。但該文件僅羅列申訴人及被申訴人的供詞,全未提及國民黨性騷擾申訴處理委員的裁決和處置結果,也未提及這一份文件是否為結案報告,男記者因此以為只是初步的訪談筆錄。

不過該案的主理人、國民黨文傳會主委林寬裕則向《壹蘋》喊冤,當初他跟受害者還有嫌疑人個別談過後,才到性平申訴委員會報告,或許在跟受害者溝通對於後續結案有認知上的差異,所以後來要結案時,對方表示要再修正,而他允諾並請受害者將需要再釐清的事實寄到性平申訴信箱,受害者後續也立刻寄信,因此最初雙方就有共識,對方也同意簽名。

但對國民黨性騷處理過程,高雄市女性權益促進會副理事長黃嘉韻指出,至少有4大瑕疵:第一、調查應該在私密場合舉行,但國民黨卻選在人來人往的賣場咖啡廳;第二、調查應該是由3名性騷申訴委員約詢當事人,不該透過其他中間人轉述;第三,調查應備有錄音設備記下雙法說法,之後做成逐字稿再請雙方確認是否正確,但事實卻是沒簽名;第四,性騷申訴委員應判斷性騷擾是否成立,並通知當事人和主管機關。

「如果連記者都被草草簽結,那其他受害者怎麼辦?」男記者呼籲,國民黨應儘速健全性騷申訴處理機制,包括申訴管道、委員會組成、調查方法、舉證責任分配、審理流程、調查報告的格式與內容、通知送達、結案程序等。他並指出,台北市政府社會局所出版的《性騷擾事件申訴調查程序宣導手冊》,可供國民黨參考。

「國民黨主事者坦言沒有完善處理機制」,這名受害男記者透露,多名黨高層都私下對此案表示關心,並提出再次申訴之建議,但目前黨內的性騷申訴機制,僅針對黨工間性騷案處理,因此在涉及立委的案件下,沒有完善處理機制。

男記者說,他6/21日當晚已經再次提出申訴,但截至6/27日都尚未收到回覆是否受理,有鑑於此,他打算在7月適當時間向立委所屬的立法院性平委員會,以及事件發生所在地的北市府性騷擾防治委員會提出申訴。

相關新聞男記者控立委性騷!還原國民黨吃案內幕 這件事讓他二度受傷「嚇死人」

壹蘋新聞網-投訴爆料

爆料網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蘋》Line,和我們做好友!

★下載《壹蘋新聞網》APP

★Facebook 按讚追蹤

壹蘋娛樂粉專壹蘋新聞網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