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寬裕向《壹蘋》表示,當初是他跟受害者還有嫌疑人個別談過後,才到性平申訴委員會報告,和兩造談話過程中他也非常謹慎,或許在跟受害者溝通對於後續結案有認知上的差異,所以後來要結案時,對方表示要再修正,而他允諾並請受害者將需要再釐清的事實寄到性平申訴信箱。

林寬裕說,溝通後受害者也立刻寄信,因此最初雙方就有共識,對方也同意簽名,「他說在忙其他的事情,我說沒有關係,這本來就是信賴關係」,對方都已經這樣說了,但後來又覺得應該提供正確答覆,因此他覺得在了解事情的溝通上可能有一點點差距,但事後對方有按照建議去做,國民黨也有討論後續該怎麼做,也都按照受害者期待的方式處理。

「如果他覺得(吃案),我概括承受」,林寬裕表示,周三國民黨發布性騷處理新聞稿後,受害者當天就提出補充建議,他當晚也和對方溝通到深夜,事實上對話過程中都非常謹慎,他也都留有證據,楊律師僅知道部分事情,但對於溝通有誤會的地方,他也重申「我概括承受」。

壹蘋新聞網-投訴爆料

爆料網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蘋》Line,和我們做好友!

★下載《壹蘋新聞網》APP

★Facebook 按讚追蹤

壹蘋娛樂粉專壹蘋新聞網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