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tricted

這件命案發生在2019年7月,審理時,吳男辯稱:「我只有在房間裡摸她下體、胸部,但我沒有將陰莖插入陰道,因為我施用毒品咖啡包,我沒有辦法勃起。」

但其他毒蟲證稱:「我那天有看到吳男一直在看A片,他後來進去小房間很久。」、「吳男在小房間裡時,我們幾個還有用杯子偷聽,有聽到『啪啪啪』聲音還有『拱拱拱』很大聲的打呼聲,吳男在裡面很久,還說他做很久才有感覺,應該是有跟那個女生發生性行為。」

法官認為吳男進入房間前,在外面客廳看A片,處於亢奮狀態,先在沙發以手指插入傳播妹陰道,性慾仍未滿足,才會進入小房間內性侵洩慾,其他毒蟲在門外聽到小房間內傳出肌膚碰撞的聲響,且吳男與傳播妹獨處很久才離開小房間,出來還說:「做很久才有感覺。」這些都證明他確實在小房間內性侵,但因施用毒品咖啡包影響勃起功能,所以抽動很久才有感覺。

至於傳播妹的死因,法醫證稱她體內除了有喵喵(4-甲基甲基卡西酮)毒品,還有嗎啡、海洛因、一粒眠、K他命以及酒精,其中喵喵、嗎啡的劑量都達到致命程度,各種毒品加上酒精,大幅提高死亡機率,可以說每一種毒品都與她死因有關。

法官依據相關事證,認定吳男等人只有提供「喵喵」毒咖啡包,而傳播妹在赴約前,已經連續3天參加毒趴沒睡覺,先前已施用各式毒品,死亡原因是自己吸毒過量又喝酒,吳男等人並不知情,無須為她的死亡負責。

最高法院維持前審見解,依乘機性交、轉讓偽禁藥等罪,將吳男判刑5年2月、共犯何男5年4月徒刑、鄧男3年6月徒刑。全案定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妹子「彎腰露乳溝蹲下露小丁」該提醒嗎?網友一面倒勸「少管閒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