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凱族舊好茶部落位於屏東縣霧台鄉霧台山西方、南隘寮溪北側,海拔約1000公尺,山徑步道曲折蜿蜒,直面大武山日出,晨光景觀壯麗。魯凱家屋以當地盛產的灰黑色板岩及頁岩為主要建築材料,俗稱Talalibe(石板屋)。隔隘寮溪可遠眺排灣族的八大源、舊排灣、舊平和、瑪家及白鷺等舊社。

1965年出生在舊好茶的台邦‧撒沙勒,12歲就下山讀國中,但是在舊好茶生活的幼時童年回憶,令他一生難忘。

台邦家屋重建前的傾圮樣貌。台邦‧撒沙勒提供
台邦家屋重建前的傾圮樣貌。台邦‧撒沙勒提供

台邦‧撒沙勒說學校旁邊有瀑布水潭,下課才10分鐘,小朋友還是會把握時間,衝到水邊脫了衣服就跳水游泳,聽到上課鐘聲又趕緊上來穿衣。他和許多同學家裡都養羊,小朋友上學前,會把羊趕到山上去吃草,下午下課時,羊也「放學」,和小朋友同時回家,各自回到自己的羊舍,真的很聰明。但這些羊,並不是當食物,而是要養大帶到下山賣,換錢生活。

重建工班正在疊石砌牆。台邦‧撒沙勒提供
重建工班正在疊石砌牆。台邦‧撒沙勒提供

台邦‧撒沙勒就讀台灣大學政治系期間就投入原住民運動,1990年畢業,服完兵役、回到部落,還辦了一份《原報》,實踐「部落主義」,回到故鄉奮鬥。

舊好茶部落在前一年剛被內政部指定為二級古蹟,這讓他產生新想法,「遷村部落怎會變國家文化資產?」想到自己連族語都被老人家嫌「聽不懂」,便興起想要重新認識部落的念頭,於是發起「重建舊好茶運動」,舉辦多場文化生活營及部落尋根活動。1995年台邦‧撒沙勒更是全力投入反瑪家水庫運動,甚至因觸犯《集遊法》,被法院通緝拘禁一段時間。

石板屋建造技術依文資法列冊為「保存技術」。台邦‧撒沙勒提供
石板屋建造技術依文資法列冊為「保存技術」。台邦‧撒沙勒提供

1998年台邦‧撒沙勒考上行政院原民會第一屆公費留學,2006年取得美國華盛頓大學人類學博士學位,其間曾擔任高雄市政府原住民事務委員會主委,之後擔任義守大學原住民族學院院長、中山大學南島民族社會文化發展中心主任,2022年起在成功大學考古學研究所任教。

台邦‧撒沙勒說,舊好茶部落歷史悠久,1650年荷蘭時期「番社戶口調查表」就有紀錄到舊好茶,日治時期家族口述歷史,還可追溯30代,至少7、800年歷史;最近成大考古所學生田野研究發現的陶片也有600~800年歷史,家屋雕刻精美,所以文化部才認定深具歷史、文化、藝術價值,值得保存。

修復石板屋工班核心成員。台邦‧撒沙勒提供
修復石板屋工班核心成員。台邦‧撒沙勒提供

但他大學畢業後重新尋根,眼見族人家屋都已經垮掉,甚至荒煙蔓草,實在很可惜,舊好茶約有150戶石板屋,文化部文資局推動「好茶舊社傳統石板屋修護人才培訓工作坊與文化傳承行動計畫」,至今二次計畫僅修復7棟家屋。

台邦‧撒沙勒覺得其實可以自己來,因為「這是祖靈的召喚,家族長輩生前的交代,也象徵一個魯凱男人完成成家立業的使命!」因此就自提家屋自主修復計畫送文化部審查,2023年通過後就搜集材料、招募族人並組織工班、,終於在2023年3月20日動工,7月15日上樑,預計2024年4月5日辦理落成及家屋命名儀式。

石板家屋修護協作團隊。台邦‧撒沙勒提供
石板家屋修護協作團隊。台邦‧撒沙勒提供

寫計畫還可以,動工才是真正大工程!台邦‧撒沙勒跟《壹蘋新聞網》說,他為了保存傳統石板屋建造技術,特別聘請長期定居舊好茶,有30年修護家屋經驗,並多次協助族人重建石板屋的「小獵人」Shikieyan(杜義雄)為指導匠師。

修護工班固定班底有5位老手,他還聘請超過10位族人擔任協作,運送相關修護工具和物資。舊好茶的文化資產豐富,屏東縣政府於2011年再登錄好茶舊社為「文化景觀」,所以舊好茶有雙重文資的身份,價值非凡。然而,但台邦‧撒沙勒發現修護工班平均年齡近60歲,家屋重建人力面臨斷層的處境。

要到舊好茶要走一段很長山路。台邦‧撒沙勒提供
要到舊好茶要走一段很長山路。台邦‧撒沙勒提供

石板屋之建造技術依《文資法》列冊為「保存技術」,台邦‧撒沙勒說,石板屋興建傳承不易,需要在山上現場施作學習,年輕人若要參與,由於交通不便,原古道在莫拉克風災時摧毀殘破,路況不佳,從原住民文化園區出發,越過河床,到新好茶登山口,徒步山路約6小時,根本無法像山下一樣上下班。通常一上山就要待二周,等於就要停掉平地工作,之前政府文化傳承行動計畫時間太短,時間到就結束,人便散去,加上山上沒有娛樂,吃的東西也簡單,大部分只有白米、麵條和罐頭,很難吸引年輕人投入,如果要加速石板屋的修護,人力問題都需被克服

石板須以人力背負,得耗時半天。左為指導匠師小獵人Shikieyan(杜義雄)。台邦‧撒沙勒提供
石板須以人力背負,得耗時半天。左為指導匠師小獵人Shikieyan(杜義雄)。台邦‧撒沙勒提供

費盡力氣整理地基後,接著是材料問題,台邦‧撒沙勒說,石材部分,有1/3是使用倒塌未損壞的石板,1/3是表哥半賣半送,1/3則要到採石場開採。

舊好茶傳統石材多由新好茶至舊好茶途中紅櫸木休息區上方的崩塌區Takacacaane採石場取得。台邦‧撒沙勒說,「石板很多,但最大問題是沒有人力,揹負重達幾十公斤的石板回聚落,緩坡步行就要花上半天時間。」

木樑需要4人拉回現場。台邦‧撒沙勒提供
木樑需要4人拉回現場。台邦‧撒沙勒提供

木材也是在部落周圍採集,很幸運該地主老人家很支持台邦‧撒沙勒的家屋修護精神,因此半賣半送相思樹當木樑,問題是每棵重量都有上百公斤,一根就需要四個壯丁才拖得動,採了十幾根下來,人仰馬翻。

今年1月間,家屋結構重建完成九成五以上,接下來要重建生活機能。部落附近有豐沛水源,接管就有簡易自來水,電力有太陽光電、發電機。台邦‧撒沙勒卻想到,「水這麼多,何不用水力發電?」

經過測試,水力發電不是夢想。台邦‧撒沙勒提供
經過測試,水力發電不是夢想。台邦‧撒沙勒提供

舊好茶部落在1977年遷到新好茶之前,都沒有電力,生活不便,這也是被迫遷村原因之一。台邦‧撒沙勒說,當時若想到水力發電,就未必遷村,因此他最近邀請志工朋友實驗小型水力發電,水量充足,發電沒問題,但要8戶夠用,還要增添不少設備。政府全力推動無汙染綠能,舊好茶是發展水力發電最理想的部落,政府應該幫忙建置,增加族人及遊客的生活更便利,否則只靠太陽能,陰天下雨還是要靠吃油的發電機。

舊好茶部落附近就有豐沛水源。台邦‧撒沙勒提供
舊好茶部落附近就有豐沛水源。台邦‧撒沙勒提供

根據他的評估,舊好茶水力發電設備只要3、40萬元就搞定,但卻可以讓舊好茶脫離「黑暗」的部落,實踐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山上部落使用零汙染的水力發電,更是綠能社區的實踐。

台邦‧撒沙勒說,舊好茶被「世界建築文物保護基金會(World Monuments Fund;  WMF)列入全球文物守護名單,有國際知名度,山上偶爾會有外國登山客慕名而來,加上很多族人想重建家屋,生活機能也要重建,國定古蹟晚上就烏漆墨黑,如有照明更能確保山區活動的安全。

屋頂鋪設。台邦‧撒沙勒提供
屋頂鋪設。台邦‧撒沙勒提供

耗費龐大資源在深山重建家屋有何意義呢?台邦‧撒沙勒說,好茶部落自從1977年遷村之後,因乏人居住、年久失修,大部分石板屋多已倒塌,非常可惜。他希望透過公私協力由政府與有意願的族人(家族)各自負擔修護經費,支持家族成員返鄉修護,以多管齊下方式加速石板屋修護進程,對國定古蹟的保存維護產生積極作用

至於修護後再利用方式,台邦‧撒沙勒說,第一個當然是家族祭祀空間,目前家族成員每年會定期返回舊好茶祭祖,但家屋倒榻,返鄉都無居所。若該家屋修護重建完成,未來不僅提供Taiban家族成員祭慰祖靈的空間,同時也可提供其他旁系親族祭祖或辦理尋根活動的共用場所。

台邦家屋曾是部落醫療站。台邦‧撒沙勒提供
台邦家屋曾是部落醫療站。台邦‧撒沙勒提供

家屋修護完成後,為持續維護相關設施,台邦‧撒沙勒表示將發動家族成員平均二個月一次常態性返鄉,也將聘請目前常住舊好茶的家族成員協助日常維護。

台邦‧撒沙勒家屋對好茶舊社深具意義!台邦‧撒沙勒的母親趙盧英桃是日治時期魯凱族第一批助產士與公衛護士,台邦‧撒沙勒家屋自日治到國治時期都是舊好茶的醫療站,數十年期間提供族人打針、領藥、醫護及孕婦產檢等服務,未來將規劃為部落醫療站展示空間,作為古蹟歷史與文化教育之場所,也將提供返鄉族人及遊客醫護保健基地。

台邦家屋重建後外觀。台邦‧撒沙勒提供
台邦家屋重建後外觀。台邦‧撒沙勒提供

台邦‧撒沙勒家屋座落於好茶舊社家屋建築群中央位置的tapalualupane區,為好茶部落傳統獵人往東區獵場之出發點,以及訓練男子打獵的地方。昔日有小男丁的家戶會集中於此,為小男丁舉行祭拜儀式,祈求他們成為部落傑出的獵人。

魯凱族族名是「家屋名」,以Taiban, Sasala(台邦‧撒沙勒)為例,Taiban不是姓,而是家屋名,Sasala才是自己的名。長男要持續繼承家屋名。但若次子新建家屋要起新的家名。台邦‧撒沙勒原來的家屋名是Taiibange(台邦),落成後將改名為Paludase(巴魯達斯)。

2023.7.15家屋上樑儀式。台邦‧撒沙勒提供
2023.7.15家屋上樑儀式。台邦‧撒沙勒提供

魯凱語「Taiibange」家屋名有兩個意思:一是,是指藤蔓長的茂盛,形容和描述一個家庭興旺,家道中盛的榮景。二是,敲擊之意,如wabangebange,形容一種能力,或是勇氣。而新起的家屋名為Paludase(巴魯達斯),魯凱族語為「樹枝末梢」的意思,祝福在住在裡面的人「聲望榮耀達到頂尖」。

重建家屋是大工程,家屋命名後,家族成員也都應改名,但這是艱鉅的工程!台邦‧撒沙勒改原名前的中文名是「趙貴忠」,他在2002年改回族名時就花了很多時間精力,身分證、畢業證書、駕照、郵局銀行存簿等相關證件改了超過30項,現在若要再改名,可能要再改50項證件,工程浩大,與政府機關打交道也不是件易事,台邦‧撒沙勒打算放棄全面更名,只把家屋名貼在家屋門口就好。

石板屋內部一景。台邦‧撒沙勒提供
石板屋內部一景。台邦‧撒沙勒提供

很多人想要體驗國定古蹟的夜空銀河,問石板屋有沒有民宿?台邦‧撒沙勒說,現在山上僅修復8戶,離民宿規格還很遠,就算接待朋友,最多也僅能容納15人而已,貿然發展旅遊,一定會失序。很多登山客自己上山露營,不知道廁所在哪,就在國定古蹟隨地大小便,在目前狀況下,發展觀光的條件還不足。

最近有三位德國志工上山協助重建石板屋。台邦‧撒沙勒提供
最近有三位德國志工上山協助重建石板屋。台邦‧撒沙勒提供

最近有三個德國年輕人慕名而來,對舊好茶石板屋特色讚不絕口,還說要幫忙招募國際志工、打工度假來幫忙重建石板屋,他一方面很欣慰感動,魯凱石板屋在國際上如此受重視,若能把台灣原民文化、石板屋文化介紹到國際,可以增加台灣的能見度;但另一方面他也擔憂,如果國際友人湧入,部落卻連住宿飲食都無法滿足,這樣對部落並不是件好事,但這確實是要面對且克服的問題,只是需要時間。

舊好茶部落正對北大武山,晨光景觀壯麗。台邦‧撒沙勒提供
舊好茶部落正對北大武山,晨光景觀壯麗。台邦‧撒沙勒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