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醫療工會聯合會理事長趙麟宇直言5/1勞動節就提出,但訴求到現在,在遊行前一天政府才說要談,這樣是沒有必要的,往往看到這些衛福部的回應都是模糊的。

趙麟宇表示,希望政府補足預算救健保,希望專業獲尊重,疫後第一線面臨,護理人員不願意在職場努力因為待遇偏低物價是高漲,要求也越來越高,看到有些醫院無法開出病房數,急診塞滿人,手術無法繼續,影響不只今年秋冬,因短缺是長期的。

趙麟宇說。目前政府公務預算,健保法規定,政府要付到36%,但102至108年短缺100多億到最後600億、700億元,政府帶頭健保資源沒有補足,卻對外說總額有提高,雇主要提升待遇的時候,醫院很容易說我們總額就是這樣的數字,無法提高,讓醫療人員沒有明天。

活動四大訴求包含人力補足、安全職場、提升待遇、政府投資。陳怡文攝
活動四大訴求包含人力補足、安全職場、提升待遇、政府投資。陳怡文攝

趙麟宇提及,目前白班護理師普遍薪資只有4萬出頭,至於「百萬年薪不是夢」一說,可能都要長期包小夜班、大夜班,外加留任獎金才有,至於薪資樓地板,還要考量城鄉的差距須經協商。

趙麟宇認為,調薪要考量辛苦的程度,如加護病房處理的嚴重度就不一樣,但不能只加住房區或夜班等,這會造成護理人員彼此矛盾、衝突,因為很多事情是白班在做,接新病人、接開刀等。

趙麟宇也說,大部分的人認為要加薪水,但另一面就是醫療勞動條件優化,明明是加班,白天8小時,往往拖了1至2小時,但護理人員不敢報加班,每天都奉送免費勞動給醫院,光是職場改善符合法令精神這樣就能提高待遇,不完全把注意力放在金錢數字上,也有職場霸凌等問題,如資深學姊對新進人員不友善,管理者有無做好。

台灣醫療工會聯合會理事長趙麟宇(右2)。陳怡文攝
台灣醫療工會聯合會理事長趙麟宇(右2)。陳怡文攝

台灣護理產業工會理事長羅運生表示,台灣目前有護理師證照達32萬人,但真正執業僅18.9萬人,這代表我們不缺護理師,缺少的13萬護理師主因是職場環境很惡劣跟低下,如超時加班會被雇主拒絕申請加班費、人力不足被迫上花花班(畸形班表)等,就不想留下來,目前遇過最誇張是一週調整2次班別,要一直調整作息,目前離職率10%。

護理專業應該值得更好的薪資與待遇,訴求所有勞動條件跟薪水都有一起做調整,薪資上南北差異很大,南部甚至只比基本工資多個幾千元,但明明都是透過國家護理高考出來的專業,卻只有3萬出頭,雇主、政府都在扼殺我們的醫護熱誠。

台灣護理產業工會理事長羅運生。陳怡文攝
台灣護理產業工會理事長羅運生。陳怡文攝

活動吸近5百位醫療人員參與。陳怡文攝
活動吸近5百位醫療人員參與。陳怡文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