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利普(Sam Salehpour)告訴參議員:「我很擔心波音787和777飛機的安全性,我願意冒著賠上工作的危險,將這些問題公諸於世。當我向公司提出我的顧慮時,他們忽視我,叫我不要害他們延遲交機,他們直接叫我閉嘴。」

薩利普效力波音17年,他指控波音發現飛機零件超出標準規格0.005英寸,約1根頭髮的寬度時,就叫人在上面跳,用蠻力硬裝上去,「你這樣做個一兩次,它不會壞,但它會在未來某一刻斷裂。」他表示,整個787機隊應該停飛接受調查。

波音本周稍早辯駁,0.005英寸是「超級保守」的標準,即使飛機零件的隙縫比這大,但飛機飛了幾年後再檢查都沒發現金屬疲勞問題。

薩利普指控波音的辯解沒有根據,「當飛機飛在3萬5千英呎高空,1根頭髮寬就攸關生死。當我找主管談的時候,他阻止我留下或交出記錄,當產品經理說不要把東西交給專家的時候,問題就很大條了。」

參議院調查委員會主席布魯門塔(Richard Blumenthal)說:「薩利普的指控令人震驚,等於是對波音安全文化的嚴重指控,波音一連串的做法都令人無法接受。」還有南卡工廠的技術人員投訴,波音恐嚇他們「外面還有好幾百人等著要這份工作」,嚇阻他們質疑飛機的安全性。

2019年衣索比亞航空波音737空難死者家屬,17日在聽證會上手持愛女遺照,想知道波音到底有無過失。路透社
2019年衣索比亞航空波音737空難死者家屬,17日在聽證會上手持愛女遺照,想知道波音到底有無過失。路透社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呱吉翻版!「政治素人」網紅進軍歐洲議會 昔拍新幹線逃票影片惹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