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慷仁進一步透露拍裸露戲其實男演員壓力不小於女演員:「當我知道女演員是準備好的,我會非常放心,因為男演員在拍這種戲時我覺得壓力不比女生小,女生有女生的壓力,男生有男生的壓力。因為觸碰、觀看,甚至身體的接觸都是蠻尷尬的,我們可以當作是演戲,但導演要的不只是演戲,而是真實感。所以對我來說,如果對手演員ok,我也沒有太大的問題。所以全裸其實我反而不覺得那個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比較大的問題是可能是我們如何去表現出他的劇本裡面男歡女愛,這一方面的動作甚至是動機。」

導演楊雅喆為了符合《破浪男女》劇情設定,拍戲從開始到殺青前,都刻意不讓梁湘華先看到飾演UberDick的柯煒林的真面目和名字。連拍攝時,都刻意把兩人隔開或是通知柯煒林梁湘華來了,要他趕快戴上面具。在《破浪男女》中因為UberDick在工作時,就是全身黑膠頭套和衣服造型的繩縛師,在綑綁對象面前完全沒有露臉。

片中有場激烈的肢體碰觸戲,就讓柯煒林說:「導演想要把男生也會有被強暴的那種感受要拍出來。對於UberDick來說,在客人面前,戴頭套其實是他最舒服和私密的防線,那一場戲就是梁湘華要把我的頭套脫掉,在那瞬間,我真的覺得有被侵犯的感覺,就是有真的有被強暴的感覺。但那比較像是情緒上跟心理上的,畫面和情緒都非常衝擊。」

被UberDick五花大綁,越痛越快樂的梁湘華,在拍戲時有多次被綁和測試被綁的過程。但因為在《破浪男女》中,還是有梁湘華被吊起來或舉起的片段,所以繩子摩擦皮膚,對梁湘華和角色來說都還是有些傷痕和疼痛感。

比起皮肉痛,梁湘華更心疼角色:「我腿上有一個很像磨傷,然後起水泡,有點像皮蛇的那個傷痕,然後我就回家擦藥的時候,我很難過,因為我就覺得我只體驗了這幾次,我就已經覺得,這些傷痕它不痛,它根本就是皮肉傷,可是就會讓你很心疼這個角色,因為我就只被綁過這幾次,可是她是一直在這些束縛裡面找快感。她一直很渴求愛嘛,然後她透過這個方式在尋求被愛或愛的感覺,然後你會很心疼,就是在擦藥水邊擦邊哭,為什麼這麼可憐?你為什麼這樣對待自己?」《破浪男女》將於6月28日在台上映。

梁湘華、柯煒林有場皮繩調教的虐戀。台北双喜電影提供
梁湘華、柯煒林有場皮繩調教的虐戀。台北双喜電影提供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謝欣穎迷信到在家作法 私求符咒偷放男友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