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開抵制黃子佼後,德州媽媽就陸續遭不少網友攻擊,因此11日凌晨便於Threads上發文指出:「大家跟我說我的戰敗者們在這邊抱團取暖呼朋引伴抹黑我,連我家被小孩破壞是擺拍、懷疑我粉專有人代寫都說得出口」、「欸,在我沒有的平台這樣搞也太不講武德了吧,一副這邊是法外之地一樣在那邊胡說八道。」

事實上,除了睡眠品質被影響外,德州媽媽坦言掃黃過程真的讓她生理性作嘔數次,且昨日甚至更新Threads表示,黃子佼事件延燒至今竟出現了假裝是「禿嬰受害者」來探聽進度的人,「當然從頭到尾都沒有被放進受害者群組,只是這件事也滿擾亂我睡眠的。」


推薦新聞:賴薇如做試管子宮外孕「腹出血」 趙小僑心疼:這經歷太嚇人


德州媽媽無奈,她對於受害者們來信總是感到提心吊膽,存在著既希望看到、又不希望看到的複雜心情,「其實我做任何事心裡的驅動力並不是『這是我的社會責任』,對我來說我只是在做個人而已」,而她並沒覺得不為哪件事發聲就等同於失職,只是單純知情而沈默會令她感到痛苦,且文末還寫道:「順便在這裡發個不自殺聲明好了。」

此外,德州媽媽表示「禿嬰受害者」若想提告,一定會先問她:「告成的機率大嗎?」因此她便找了警察朋友討論、並了解法條,不過根據《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第36條,內容提及要滿足「客觀上足以引起性慾或羞恥」的條件,這也意味著泳衣已被排除在外,否則泳衣廣告恐全觸法,且甚至不只一人出來說被禿嬰要求「脫光看看」的人魚展,同樣也很難達到此條件,畢竟就像對方錄音檔所稱:「那是藝術創作。」

德州媽媽針對黃子佼事件解釋兒少法細節。翻攝《@mumumamagogo》Threads
德州媽媽針對黃子佼事件解釋兒少法細節。翻攝《@mumumamagogo》Threads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九龍城寨》3大看點 「城寨四少」將再合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