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網友宣稱暗網上,該份監聽資料以10萬美金(3百多萬台幣)價碼兜售,內容多達9頁清楚記載監聽機關、監察號碼、監聽時間、被監察人等資訊;細看內容,多處用簡體字,且採用西元計年,而非台灣官方公文採用的民國計年方式。

調查局6日稱其是境外勢力透過錯假資訊,對台認知作戰,內政部長林右昌7日也指「認知作戰三分真、七分假」,提醒國人慎辨。

王鴻薇稱如果監聽對象為真,將迎來一場政治風暴。施智齡攝
王鴻薇稱如果監聽對象為真,將迎來一場政治風暴。施智齡攝

國民黨團副書記長王鴻薇、立委游毓蘭、立委林為洲今共同召開記者會。王鴻薇認為,暗網兜售監聽資料事件的重點在於被監聽是不是事實,法務部調查局雖然第一時間否認資料遭到外洩,但林右昌說,這些假訊息恐怕也是「三分真、七分假」,代表林右昌並沒有全盤否認流出的資料全假,法務部還宣布要懸賞2千萬元,揪出幕後造假黑手。

王鴻薇說,現在要追究的是這些兜售資料的真假,是不是情治機關資料被駭?遭揭露的監聽案件涉及民意代表、駐外使節、退休將領以及政黨人士,如果資料顯示的監聽對象為真,那將是一場難以想像的政治風暴。

根據該份揭露的監聽資料,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民進黨立委陳明文、無黨籍立委黃國書等人都在名單上,王鴻薇要求行政院、法務部調查局,不要再用「假訊息」、「認知作戰」帶過,且在第一份遭揭露的資料之後,也傳出第二份資料,內有被監聽的電話號碼,甚至還有詳細的執行監聽作業人員的姓名。

林為洲表示,有部分執行監聽作業的調查局人員確實列名在外洩資料中。國民黨提供
林為洲表示,有部分執行監聽作業的調查局人員確實列名在外洩資料中。國民黨提供

王鴻薇指出,有檢調人員反應,雖然未必知道調查局所有監聽業務,至少自己已經執行完畢,或正在掛線執行的監聽作業,確實在揭露名單之中,檢調人員也很擔心,當資料遭外洩揭露之後,手上的案子還辦得下去嗎?也難怪過去有幾起重大案件的嫌疑人,先在檢調搜索、拘提之前就潛逃出境。王強調,監聽資料遭外洩事件非同小可,絕不容許行政院、法務部調查局輕輕帶過。

林為洲也說,根據個人查證,確實有部分執行監聽作業的調查局工作人員姓名在其中,而且文件排列格式幾乎相同,等於是整個電腦文件資料複製出來。部分文件還出現調查員在偵辦對象的名字,因為駭客沒有成功賣出,所以外界還不知文件具體內容,但絕對不像蔡碧仲次長所說,「因為有簡體字,所以是中共認知作戰的假訊息」。

林為洲不解,行政院不是有數發部,不是有號稱IT天才的唐鳳部長嗎?為何遲遲無法查出駭客身分?如果查到駭客身分,甚至將人逮捕歸案,不就可以向國人釋疑嗎?

林為洲說,現在連最機密的國安監聽和司法調查資料,連國會議員都無法調閱取得,駭客竟能輕易入侵、複製、打包帶走,難道這樣的國安危機還不嚴重?找出駭客入侵源頭,讓國人放心,這才是政府現階段必須要做的事情。

游毓蘭認為政府不能全部賴給「阿共的陰謀」。施智齡攝
游毓蘭認為政府不能全部賴給「阿共的陰謀」。施智齡攝

游毓蘭說,情治、檢調單位因辦案需要掛線監聽,一直都存在,但是近幾年來越演越烈,雖然有《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的規範,但違法監聽的情事仍然存在。縱使是「三分真、七分假」,只要一分為真,就必須追究資料是如何外洩出去的。

游毓蘭直言,台灣的資安實在有夠落漆,從2016年開始,中華郵政商城客戶資料遭到駭客竊取1萬7千筆,從此以後,包括勞動部、內政部、外交部、銓敘部、健保署、台北市政府等政府機關,都發生個資遭駭流出案件;更誇張的是,連負責政府部門資安工作的數發部,都遭受到駭客入侵竊取個資。

游表示,蔡政府不能老是將遭駭、外洩,甚至在網路上兜售政府相關資料的事件,一律視為對岸的認知作戰、假訊息蒙騙社會大眾,為何數發部無法把政府資安漏洞補好?行政院、法務部調查局千篇一律推給中共,企圖掩蓋國人對政府部門重要資料一再遭駭外洩的事實和疑慮。

游毓蘭補充,監聽可區分一般刑事犯罪司法監聽和國安監聽,遭揭露的監聽名單當中,遭監聽對象不僅有刑事上的司法監聽,還有更多屬於國安監聽。根據《通訊保障及監察法》規定,監聽必須由檢察官向法官申請監票,核准後方能實施監聽;國安監聽僅需國安首長核准,但須在48小時之內補送監聽申請,若未獲法官同意,就須立即停止監聽,意即相關監聽資料,會放在司法院電腦資訊中,如此就會有遭駭客入侵的可能。

游毓蘭質疑蔡政府,難道要等到吹哨人告訴國人民進黨政府正在監聽人民,以看似合法的申請監聽程序包庇不法,遂行政治目的、剷除異己,或是派系鬥爭?民進黨政府有必要對全民說清楚講明白,不能全部賴給「阿共的陰謀」。

壹蘋新聞網-投訴爆料

爆料網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蘋》Line,和我們做好友!

★下載《壹蘋新聞網》APP

★Facebook 按讚追蹤

壹蘋娛樂粉專壹蘋新聞網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