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禮儀師洪于婷分享女子處理父親後事,但因父親重女輕男將大部分遺產都留給女兒,弟弟僅分到一棟房跟一千萬現金,喪禮期間姐弟倆已經大吵一架,之後女子數次險遇車禍頭部也受傷,「女子一直夢到她父親,表情很哀怨而且很像沒有頭蓋骨。」請法師協助後才知道原來是弟弟對父親的分配不滿而破壞家族墓室,取走父親頭蓋骨隨意丟棄到無主孤墓內,沒想到孤墳主人是非常兇的厲鬼,不爽弟弟埋了一個老頭近來,即使之後頭蓋骨有拿回來,但孤墳主人不願意放過弟弟,弟弟突然生病入院、還不斷抽蓄,聽說至今仍神智不清。

除了有民俗上禁忌不要輕易觸犯外,張睿紘律師補充法律層面:「遺體是遺產一部分,為全體繼承人共同共有,若私自取走將構成竊盜跟侵佔,而親屬間的竊盜跟侵佔屬告訴乃論,有提告6個月的期限 。」

謝沅瑾分享以前當兵時學長曾提及,一對兄弟為求明牌晚上都睡在墓地,之後真的中獎還曾高達千萬,數次之後兄弟倆安排野台戲表演給墓地主人欣賞,中獎數次後哥哥不經意對著墓地問:「你還想要什麼?」兄弟倆當下聽到耳邊傳來女子聲音說了句「我要你。」弟弟嚇到後隔天起不敢再去墓地,但哥哥持續去了兩三次後卻意外死亡。

張睿紘律師也有類似的經驗,他說在法院擔任司法替代役期間是集中住宿,當中有間單人房格局是日式榻榻米,照理說應該很熱門卻空了好幾個月,當時同梯朋友為了嚇我躲到單人房,還以裝神弄鬼的語調說「等你好久了。」張睿紘律師說:「晚上睡覺夢到一位女子,瞬間感到全身發冷,驚醒後發現手機時間是4:44時非常毛骨悚然。」隔天問了同梯的朋友睡得如何?朋友說醒來後外褲被脫到腳邊只剩內褲。持續上班幾個月後,某日朋友接到電話喂了半天掛掉後臉色鐵青,對著其他人說:「剛才有個女的打進來,問這裡是警察局嗎?說著她死得好慘啊!」事後張睿紘律師堅持要朋友一起回到單人房鄭重道歉。

對此事件,謝沅瑾老師說:「就算內褲沒被脫掉,可能對方也達到要的目的了。」最重要的還是心存善念、避免傷人傷己。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LOEWE高雄漢神巨蛋開專門店 揪邵雨薇、詹子萱熱情應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