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國賢回憶第一次NG時,導演酸言酸語地說:「請問這個演員,是誰找來的?」,當再一次NG時,導演生氣地說:「他到底會不會演?」,第三次NG後,導演甚至提出換掉他的想法,這讓馬國賢在現場壓力山大,表現僵硬越來越愈張,導致NG次數不斷增加,甚至導演直接用髒話辱罵,讓他顏面掃地,回家後甚至一度萌生輕生念頭,並因此事停工1年多,將自己封閉起來,之後才漸漸打開心房。

聽了馬國賢的故事之後,白家綺也分享了類似經歷,她回憶起自己曾在拍戲時被導演當眾大罵:「我寧願妳當一個花瓶,也不要妳在旁邊講廢話。」,雖然當時感到羞辱,但她認為在當時也是學習的一部分,並霸氣回應:「現在我可以當一個想講什麼就講什麼的花瓶!」她一番話贏得全場熱烈歡呼。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專訪|吳慷仁對愛情沒安全感 談職場性騷從這種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