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媽媽在粉專「德州媽媽沒有崩潰」透露,高估自己的抗壓能力,被酸民批評都不被影響的她,收到受害者來信又是另一回事,有些訊息讓她真正厭世,除了黃子佼的受害者外,還有其他MeToo受害者,讓她不但睡不好還開始做惡夢,感覺隨時能哭出來,看到這些事會作嘔,和友人講起又會情緒激動,因此家人要她暫停一下。

德州媽媽表示發聲能激起聲浪是好事,但她不是受過專業訓練、處理這些的人,因此感覺設不好心理防線,對惡行本身憤怒、沮喪揭露惡行的困難,讓她很躁鬱,她坦言仍收到很多投訴,有被演藝圈性騷的,也有創意私房的受害者,她都很願意提供幫忙的警察、律師、立法委員的聯絡方式。

不過受害者都知道走法律很困難,因此希望借助他的名氣公審,這樣「又快速、又有力、又能讓對方社會性死亡」,但她其實大部分情況不能這樣隨便亂爆料,有次某個讀者稱她的護理師朋友在醫院被多名醫生侵犯,但他不可能這樣就發聲,後來那位護理師自殺有上新聞,她反而被讀者貼新聞來怪罪。

德州媽媽表示儘管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什麼,她謹慎且最大限度的在用自己的影響力,「但我現在更能理解受害者的困境,一定是非常無助才會想找網紅爆料吧」,她認為不要覺得自己的意見沒什麼,「因為自古至今,輿情和民意都是能影響判決的,正義非常遠,我們繼續追求。」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一堆房客吃東西 飯店為何沒蟑螂?內行揭滅蟑絕招「一勞永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