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哲熹表示一開始與前搭檔合作時,她就知道他之後要自己開公司,對方認為「可以幫忙,不需要簽合約」,但等他另開公司終止合作後,對方卻表示還有5部戲沒上,戲上的時候通常都會伴隨著商務,她也應該有功勞,所以應該到她幫忙洽談的戲都上完才算結束,他問如果有戲拖了3年才上呢?她說「那也沒辦法」,指只要她幫忙洽談的戲有一部沒上,中間他們自己接的戲都要分成給她。他覺得這樣沒有一個明確時間點,雖然合作到去年5月已結束,他建議可以到2023年底整個年度都分潤給她,但她不接受。

但最近他又接到她的分潤要求,而這部戲狀況複雜,從去年3月開始見導演到今年2月重新開拍,過程都是由Cindy 聯繫處理,中間案子曾一度停擺,後來更換了製作公司、團隊,但對方卻突然要求這部戲要分潤給她,他想要跟她談一下,來積極處理這件事,卻沒有得到相應的機會。

林哲熹說因為此事工作和身心狀態都受到極大影響,而爸爸媽媽一路上從他和對方合作開始都認識她,也知道過程,因為心疼他而衝動留言,讓他體會到因為自己讓家人擔心和生氣的那種愧疚感。他表示家人情緒性的發言不適當,為此感到抱歉。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出走長灘島!詹姆士快手上菜 韋汝人生解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