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寫道:「我看見,有人依稀是猜到什麼了。那天凌晨的無助崩潰和哭哭,自己竟然就那麼直接的發了出來,稍稍冷靜過來時,也都已讀收不回了。」並說:「玩過天黑請閉眼嗎?嗯,好厲害,是真的猜到了,我的確是有權說話的那個身份。」

但她認為:「一個人真的太渺小也太單薄了,我願犧牲求他人安好,但訴求無處求,訴求一但達不到,犧牲便毫無意義。受害者,永遠都在受害著。只不過有的能被平反,有的卻只能永遠沈沈睡去。」

而她表示:「受害者,通常只敢小聲的躲起來哭泣,總會怕那傷你的,繼續起來大口的反咬你。而我們正處於,一個可悲的世紀。答應我,你們都要好好保護自己,因為那個傷,真的誰都撐不起,而我卻深深經歷。」

她還說:「我原以為隱藏的沒有不顯露,但潘朵拉的盒子,竟會是誰開誰死,而兇手偏偏永遠不去打開它。有些人,真是比那個他,更可怕。」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費翔9旬母辭世「心碎了」 曾淚吐至親失智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