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涵和導演洪子鵬接受《壹蘋新聞網》專訪,她坦言的確常受到這類質疑。去年Me Too風潮正熱之際,便有感而發,想告訴大家性感不等於隨便:「很多人都會說女孩子穿衣不檢點,因此覺得應該很開放,毛手毛腳摸妳也不會怎樣。」其實她覺得比基尼比內衣還裸露,在台灣幾乎不穿泳衣,讓人驚訝的是居然擁有很多附小裙子的泳衣。

周曉涵今年已第10年接下內衣代言。翻攝周曉涵臉書
周曉涵今年已第10年接下內衣代言。翻攝周曉涵臉書

關鍵點無他,就是屁股。周曉涵說:「我好像沒有辦法露屁股。拍內衣電視廣告時,絕不露下半身,拍型錄就沒辦法,會穿內褲拍照,但只有正面。」到底為什麼如此在意?明明又翹又挺,她說:「就是因為這樣,才不喜歡露到,會給太多遐想空間。」 

周曉涵(左)和市原隼人其實語言不通,靠肢體溝通。欣蘭企業提供
周曉涵(左)和市原隼人其實語言不通,靠肢體溝通。欣蘭企業提供

所以接拍《商魂》前,周曉涵的條件才會包括「不露屁股」,她說:「當年接內衣廣告好像是因為要30歲,每個階段做不同的突破,如果10年前要我接《商魂》,不一定會答應,哎呀現在年紀大了啦。」形容就像第一次要留給好的對象那種概念。

周曉涵認為拍內衣廣告不代表就能接受裸露。彭欣偉攝
周曉涵認為拍內衣廣告不代表就能接受裸露。彭欣偉攝

周曉涵飾演的千金小姐,一邊有招贅夫婿李國毅,一邊照跟情夫市原隼人偷情,在舊時代猶如性解放先驅。不過對她而言,拍《商魂》最大考驗並非床戲,而是語言,跟市原隼人肢體交纏之外,得靠翻譯溝通,「一開始拍攝很擔心語言不通,何況身上雖有防護還是很裸露,根本被看光光!後來覺得還好是日本人,因為拍完他就回日本,後來不會再碰面了」。

周曉涵(右)和導演洪子鵬默契絕佳。彭欣偉攝
周曉涵(右)和導演洪子鵬默契絕佳。彭欣偉攝

導演洪子鵬透露,市原隼人來拍6天,跟周曉涵只認識1天開個會,隔天就上床,他說:「2場床戲大家都很緊張,等於是推到極限,一直告訴自己不要怕,不要妥協、害怕,讓它更強烈。」清場拍攝後,他走到小房間看攝影師拍的帶子,周曉涵跟市原已披著浴衣窩在床邊,他瞄到她擦了眼淚,問:「哭了嗎?還好嗎?」後來才知她只是為這角色心疼,受訪時他說:「拍完那顆(鏡頭)我也蠻難過的,把大家逼成這樣!」

周曉涵至今不敢看最後的第7集。彭欣偉攝
周曉涵至今不敢看最後的第7集。彭欣偉攝

這部戲洪子鵬「重塑」了周曉涵和李國毅2個偶像劇演員,他認同他倆的表現:「都有強烈企圖成長的瞬間。」周曉涵到現在都不敢看最後1集,想跟所有觀眾一起追到最後。


往下閱讀下一則新聞 往下閱讀下一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