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H今凌晨發出千字文細說分手內幕,「我和她的第一次衝突,發生在黃醫師的頁面上貼出了她大學前男友的太太(疑似精神有狀態)出面指控她,破壞了她的家庭。」作家H表示,當下自己是相信她的,但她一方面不停說,和那個前男友是多久以前沒聯繫沒見過面,一方面卻又出示對話截圖顯示她在前兩三年都還有跟對方聯繫,作家H覺得被隱瞞。

作家H還提到,陳珮甄與其他男人會有肢體碰觸,「我曾經目睹她在我面前,和男人(就算是第一次見面)勾肩搭背的肢體接觸。」甚至遠從台北下去台南出差,一個已婚男人在飯店過夜,她也堅持要自己一個女人去和對方在晚上碰面!

作家H和陳珮甄從戀愛到婚姻,分分合合無數次。翻攝作家H臉書
作家H和陳珮甄從戀愛到婚姻,分分合合無數次。翻攝作家H臉書

對於作家H的這些指控,陳珮甄稍早發出超過5千字長文,從兩人結識交往開始說起,她指出作家H常一爭吵就揚言自殺,她總是要花很多力氣安撫,一次又一次,讓她身心都被摧毀了。

對於作家H控訴她夜奔台南會人夫,她解釋,那一次是MJ林明璋老師來台南開董事會,住在安平的飯店。商周小編聯絡她、把林明璋的新書寄給她,於是她跟林明璋約好,到阿財牛肉湯,盡地主之誼請他吃一餐,相幫彼此的書打廣告。她強調,見面前都告訴過H,但他卻解釋為「我獨自與事業有成、來台南住飯店的男子私下見面」,讓她相當傷心。

【陳珮甄5千字全文】

2022年年底,我在新聞挖挖哇節目上第一次因為通告遇見H。從小都在打工賺錢、很少有時間看電視或網路文章的我,不知道他是誰。但我秉持一貫在梳化間熱情聊天的個性跟他聊天,我還記得他的自我介紹是「我以前是賣銀的。」

我笑很久。後來回家google他,看到很多報導,才知道他有辛苦哀傷的過去,但是個溫暖的人。

那時我上通告,一直很戒慎恐懼。我是很口無遮攔、過度誠實的人,在前幾次,就有一位資深企劃提醒我,我太愛發言的行為會被觀眾討厭,她會把我的部分都剪掉。我有些不知所措,甚至問了其他企劃「我這樣是不是真的很沒有觀眾緣?」於是在節目上一直提醒自己說話小心。

但我一直都不是小女人路線,我的同學、老同事們都知道。我沒有想過要裝、也裝不來

或許那時看起來的「乖」,是因為落難過得慘

那時我女兒在學校頻頻出狀況。我已經在思考要搬回台南,因為在台北費用很高,在台南我有很多朋友可以幫忙。

孩子還在排三總的精神科鑑定,日常狀況不穩,我幾乎天天都要跟其他家長道歉。推打人家、偷文具、或是上課站起來唱歌、拿簽字筆把自己的臉畫花...

每天孩子回來,我都要跟她開檢討會,用她能理解的語彙,讓她告訴我,媽媽我會控制我的瘋狂,我會記得要深呼吸。

那段時間我似乎是得了厭食症,兩三個月掉了七公斤。我沒去看醫生,但隱約有病識感,知道自己是精神負擔太大,但再不吃,我真的會出事,於是我去買蛋白粉,逼自己至少吞流質

我開始對外求援。

找問任何在週末時,可以幫我一點孩子照顧重擔的朋友。

有文策院的學生幫我帶孩子去鶯歌逛市集,好讓我在家睡一天;也有朋友帶我們去吃飯、飯後買冰淇淋給我們。另一個朋友帶著他女兒,拉著我們去公園跑跑。

H那時也是救援的朋友之一。有時候與我一起帶女兒去吃飯、或是在我重感冒發燒時,幫我幫孩子送午餐。

他特別溫柔,每次活動結束,我要帶女兒搭捷運回家,他都說不用,我UBER送你們到家,然後他才自己離開。

對辛苦到已經厭食掉頭髮的我,他那時候的付出,是很大的支持。

我撐到2023年7月搬回台南,那是我人生開始出太陽的一刻。

我給女兒準備了自己的房間,是一個很適合過動孩子的、不需要再搬家流浪的環境。她可以培養常規,在日常反覆的自我管理中,讓自己的行為越來越穩定。

那年我的收入也翻倍了。誰想得到呢。

我在2022年初,還是一個每個月收入只剩兩萬,眼巴巴等人家請我去講課的無名講師。但臉書上ONE BOY的爆文、幾篇分享我人生故事的文章,讓我除了講課收入外,也獲得業配機會。

我付得出台南的房貸了。還透過朋友幫忙,買到一台很好的二手車;下大雨時,孩子不會只能穿著雨衣縮在我身後。

我很快樂。

那個月,我主動告訴H,我們可以在一起。

因為我曾經拒絕過他的追求,當他在電影院牽我的手,我很哀傷,他把手抽回。

那時的我,為了孩子跟生活費焦頭爛額,感情完全不在我能考量的事情裡。

但去年七月,我搬回漂亮的台南家了。我花掉了我賺來所有的錢,把物質面的生活安頓好了。

我已經不是前年那個必須卑躬屈膝,跪求人家給我工作機會的,弱勢的單親媽媽。

H在我女兒生日那天,大老遠搭高鐵拎來一顆角落生物的蛋糕,又在我女兒當天情緒失控欺負小朋友、讓對方爆哭家長暴怒的時刻,安安靜靜地陪我,用溫柔的陪伴,與我收拾一切殘局。

我不需要錢,我自己努力工作賺得到。
但溫柔的陪伴,理解與支持,是我貪戀的。

我知道這個男人癌末,他也從不諱言說自己重度憂鬱症,但這些我都可以不在乎。眼前的他,會說會笑,我們把握這些美好的時光,不是很好嗎?

他也告訴過我他的收入不穩定,但我覺得沒有關係。

畢竟現在的我能賺錢了,我有底氣,我不用靠拿男人的錢生活。

我想要的是精神方面的支持。
一個愛我的伴侶。

我們在一起了。

後來的事情,大家在媒體上都有看到。H為我發聲,因為早在我們是朋友時,他就看到節目前輩明顯刻意的持續欺凌我。

我那時問過他好多次,這樣好嗎?因為反正我本來通告就少,我不是這個圈子的人。但我擔心他為我說話,會失去他的好人緣,也失去他的收入。

但他真的很仗義,他說,今天即使不因為你,我也想說出來。我不是護短女朋友的人,我是有一說一的人。

後來,他真的因為我,再也沒機會上新聞挖挖哇。我很愧疚,因為其實通告收入對他來說,不是小事。

我們討論過很多作法。包含開自己的節目,先用自媒體的方式讓大家還是能看到我與他;他幫我談了一個折扣價,我每個月支付製作費。

每一集節目有他參與,我知道他初衷是想要用大家對他的好感度,讓我更被觀眾接受。

但我的初衷則是,我扛起製作費用,讓我們兩個一起好起來。

畢竟,對我來說最好的賺錢方式,是投入更多的講課工作,因為那是我的主業。如果能跟他在一起有主持的機會,我也會覺得很開心。

我有個很傻的夢想,是跟伴侶一起經營事業。

這件事情,很多老闆夫妻都聽我說過;我最羨慕的是能夠一起奮鬥、共享甜美果實的愛人夥伴。

但其實在他捍衛我、把黃醫師對我做的事情寫出來的同時,我開始發現,他對我有了不一樣的看法。

我不太能懂,交往前那個永遠溫暖支持我的男人,後來怎麼會變成半夜傳訊息質問我的人

我滿懷感激地告訴他,他是我人生中的浮木;如果沒有他,我早就沈下去了。但他的解讀是:我利用他,抓住他作為工具。

我們開始吵架。
一吵架他就喝酒、頭貼改黑色

我還記得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我好怕他真的自ㄙㄚ,趕快買了高鐵票往台北衝,一路上一直跟朋友講電話,問他們我該怎麼做?

到台北他的家,他關在沒有對外窗,沒有採光的空間裡喝酒。

他臉色很糟,我蹲跪在他面前,一直告訴他我有多愛他,他一定要相信我。我拚命告訴他,或許我講話比較浮誇大剌剌,但我們在一起了不是嗎?我讓他進到我的生活裡,讓我的孩子習慣他的存在。這是我最大的勇氣,因為相信他,我不害怕讓孩子對他產生信任眷戀,我們可以好好生活下去。

那次花了三四個小時吧,他終於站起來,抱著我說,寶貝對不起,我不應該誤會你。

我哭了,我跟他說,你相信我好不好,我對你是真心的。

我沒有在我需要錢、需要人幫忙的時候跟你在一起。我在我過得好了、有台南房子跟穩定收入的時候在一起,就是因為我不想利用任何人。我只是愛你啊。

我以為這些陳述可以給他信心。
但後來這樣的事情反覆發生。

一直到婚禮前兩天,他還在跟我吵,一面在喝酒一面我提分手,說,他去取消所有廠商合作,去發文告訴大家,我們結束了。

我的LINE裡面,滿滿是這些心痛的對話紀錄。
每次吵架,他都會提醒我,我即將失去什麼

九月,在錄《命運好好玩》之前,他說他要去退掉通告,反正我們要分了,不能錄了。

十月,錄我的自媒體之前,他說他要去把所有邀來的來賓退掉。反正我們要分了,不用做了。

十一月,他說,我們要分手了,後天節目你自己去錄吧,我會把腳本改好,讓你可以自己錄就好。我不去了。

最傷的一次是,我母親乳癌開刀。那時我人在醫院,陪著母親與護理師、醫師溝通術後照顧,各式各樣的瑣事...

那時再過幾天,我們就要辦婚禮了。

我為什麼結婚結得這麼急,是因為他告訴我,他想要一個家。雖然之前他有好多讓我擔心的行為,但他告訴我,只要結婚,有了一個家,他的心定下來,他就不會再懷疑我了。

我信了,也希望成為讓他安定下來的力量。

但我人在醫院忙的那天,他不斷地傳訊息來質問我。

你沒有你講的那麼不重物質,那麼清高,那麼出世
最終你計較的依舊是錢
你就是嫌棄
你在乎的依舊是錢夠不夠出國
老話一句,二十號過後,我們討論好退場機制
我其實昨晚就想走了

上面都是訊息原文,我看著手機打出來的。

那天我真的很崩潰,我在醫院跑來跑去,他的訊息一直來。我沒有空回覆,最後當我回撥給他,他從手機那頭對我大吼的聲音,大到讓醫院門口的路人都轉頭看我

他說他要去ㄙˇ。他會讓我付出代價,他會讓我知道他真的會自ㄙㄚ

過去幾個月,他持續提醒我,他會去ㄙˇ。
不是一次,是十幾次。
我即使被他磨到心力交瘁,也撐著的最大原因是,我不能真的讓他結束自己的生命。

我感謝也愛這個人,我承擔不起他為我而ㄙˇ。
我的女兒也會一輩子都走不出這個陰霾。

但我媽癌症開刀那次,我真的覺得,結束吧。
在這之前,其實也有無數次類似的爭吵。

他總是在情緒上來時,用最尖銳的話傷害我,例如說我潛意識裡就是會想跟別的男人在一起,說我不必否認,因為他看得太多了,他比我自己更瞭解我真正的想法。

情緒過後又問我。我們真的結束了嗎?
我們可以再努力一次嗎?拜託你,寶貝。
我真的不能沒有妳。

我還以為我媽癌症開刀,他發瘋那次,他最後痛徹心肺對我道歉那次,就會改變我們的相處互動,他終於可以相信我,而不是一直覺得我隨時會跟別的男人怎樣、或只是利用他。

但沒有。
類似的事情一直發生。

最近一次是過農曆年前。他一直堅持要包紅包給我父母,我知道他收入很少,我說不必,我來包,我會跟我爸媽說,這是我們一起包的。

我也誠實告訴他,如果他包了大紅包,我怕我家人以為他很好過,後面對他會有金錢上的期待。我們可以等他真的收入穩定了,他再包,今年讓我來吧。

他超憤怒,說我阻止他做自己,說難道我對他的期待就是像個小媳婦一樣,坐在桌旁安靜吃飯?

他氣到東西收了,直接離開我家。
這也不是第一次。

前面已經有兩次紀錄,他在我女兒面前,收東西走人。我擋在家門口,求他不要。

但我女兒就靜靜地看著這一切。
然後,時不時會問我:

「妳跟H又吵架了嗎?」

我真的希望他活得好好的,重新找到舞台,像他告訴過我曾經的那些片段,再次閃閃發亮。

我告訴他,我一肩扛起所有經濟沒有問題。

前兩個月我們訂了暑假帶孩子去日本玩的機票。我付錢。我知道他沒有收入,我願意為他付這張機票錢。

我是一個愛吃的人。寧可整天只吃一餐,但要吃最好吃的;後來知道他的收入狀況糟成那樣,我再也沒有跟他一起上館子,我們永遠都在台北家裡叫UBEREATS餐盒。只有上週,帶女兒跟她一起去朋友的燒肉店,讓H買了一張三千多元的單。

開工前我送他去高鐵站,幫他買了一張9700元的南北回數票。我說,你不要擔心錢的事情,我現在很努力在賺錢,家裡有我撐著,你會變好的,你只是需要時間,被大家看到你的才華。

對於他的經濟狀況,我永遠只有一個想法:

我是你的家人,你的太太。
我現在工作狀況好,我願意支撐你,當你後盾。

因為我永遠感謝我們還是朋友時,你為我無私的那些付出。

我這兩年在社群商業圈崛起的速度,
是個神話。

有幾個電商老闆找我聊天時,不諱言地說,以前從來沒聽過妳這號人物,然後砰的一聲,你寫的文開始洗我的版!

慈濟基金會的青年創業計劃,我配合了四年。
文策院的文化創業加速器,今年第三年。
一開始做這些案,我都是沒名氣的鐘點業師。

結果,我被所有學生喜愛,甚至當他們上台發抖地握著麥克風發言,他們會對著我的眼睛,看著我對他麼微笑點頭,然後好好把簡報講完。

長官們都看在眼裡,所以後來我成為總導師、成為主要策劃的廠商之一。

我輔導的新創青年,把我當神,畢竟他們過去總是無人聞問,是沒有資源的,不被眷顧的一群。
每次我講完課就問他們,
你們喜歡嗎?對你們有幫助嗎?

當他們點頭為我拍手,當他們寫信告訴我,我的一堂課如何改變他們的人生。
我都高興到眼淚在眼眶裡滾動。

我好開心,自己成為可以給予人希望的存在。

畢竟我曾經是一個開104查找房務員職缺的、失去希望的失業單親媽媽

我錯的,或許就是我不該在我內心激動時,跟我的先生說,我是創業圈裡很多人心中,神一般的存在吧

 

到底是因為憂鬱症?還是只是價值觀不合?

我其實分辨不出來,畢竟我只理解我女兒的病症,為她讀遍案例與論文,只為了更好地引導她。

但當文策院第四屆加速器慶功宴,我用一種「想讓老公一起分享榮耀的心情」,拖著H一起去,那次也成為我們巨大的衝突原因

那時的我好興奮地告訴大家,這個就是我男朋友喔,我到處介紹。
大家都替我開心,因為知道我苦了多久。

後來H是憤怒地離開會場,我在後頭拚命追。
跑來要跟我說話的學員,我只能很抱歉地跟他們說對不起,老師要去趕車。

他憤怒的原因是,他覺得被我晾在一邊
但前面其實我都認真幫他介紹每一個長官朋友,只是後來我被一群學生圍著,走不出去。

H很憤怒質問我。

「你就不能說,你要去找你男朋友過來?」

「我看到一進會場,就有一個長得好看,大概180公分的男生來擁抱你。」

我完全記不得他說的是誰。畢竟那是慶功宴,所有激動的學員都撲上來熊抱我。

我解釋過,那些擁抱沒有性暗示,是學生對於老師充滿激情的感謝。

就像上次,MJ林明璋老師來台南開董事會,住在安平的飯店。商周小編聯絡我、把老師的新書寄給我,我跟老師約好,到阿財牛肉湯,我這個在地人請他吃一餐、然後我們拍照、互相幫彼此的書打廣告

見面前我都告訴過H,他卻把他解釋為「我獨自與事業有成、來台南住飯店的男子私下見面」。

我努力的解釋,終究沒有任何意義。
過去不斷熬夜陪著他說話,想辦法讓他心情好轉,流的所有眼淚,其實也沒有改變任何事情。

我想,就是,價值觀不合吧。
但我真心努力過了。

我現在身體狀況很不好,正在吃二線抗生素跟類固醇。因為醫生用原本的藥,一直沒辦法把我體內的發炎壓下來。

我的身心都毀滅掉了,在這段關係的磨損裡。

但我依然堅持,是因為我還愛他,我感謝他。
我也真的不希望他因為我,結束生命。
像他說的,他要ㄙˇ給我看。

他凌晨那篇文,我不敢看,雖然有朋友截圖給我。我只敢從大家的留言跟訊息裡,大概知道,有些我需要解釋的事情。

我沒有、也不必利用他。
從一開始,我們的賽道就是不同的軸線。
我只是想支持自己的男人,重新被觀眾看見。
我會去努力賺錢,讓他不必被生計煩憂。

所有曾經托他的福、得到的媒體機會,我在此宣告全部放棄。我不會參與任何電視錄影,那些主持機會,我也全部放棄。

我會回歸自己的本業,繼續輔導想要獨立自主、不需要看人臉色,就可以把生意做起來的,堅強的女生男生們。教他們怎麼重新拿回人生的主導權。

我依舊希望他好好活著,找回閃閃發亮的自己。

我祝福他,可以越來越好。

希望我們所有人,都能越來越好。
每一段關係,有它發生的原由,不管是歡笑或痛苦,只盼望我們在走過一切後,都能成為更好的人。

彼此祝福。

珍惜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