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鶯和孫鵬今天上午抵達法院時,被大批媒體包圍,狄鶯對於為何被傳喚出庭並不清楚,只強調他們是被害人,很討厭去法院,希望法官不要再傳他們。2人進入法庭後,狄鶯還詢問「(律師)郭上維在哪裡?」孫鵬則比手勢告知,並和郭男對上眼。特別的是,孫鵬沒有不悅,反而舉起手微笑打招呼,郭男也點頭回應,由於法院今天審理採隔離訊問,狄鶯隨即被請到庭外等候。

孫鵬坐在證人席表示,事發當時先是接到自稱宋先生(宋學仁)的關心電話,後來自稱宋的秘書Amanda幫忙找回台打官司的律師,以及處理他從美國返台事宜,但沒有見過Amanda本人,他在法庭中還不斷左顧右盼詢問「Amanda本人」是否在現場,此外也強調郭上維提供很多幫助,不覺得被律師騙。

孫鵬作證約2小時才結束,換狄鶯接受訊問時已是上午11點30分,狄鶯向法官表明,下午還有工作,希望12點前能離開,並在證人席激動表示,「請問為什麼要找我作證?當時不覺得郭上維有騙我」等語。法官隨即告知證人有出庭作證義務,並詢問是否要另定期日再開庭,狄鶯則回應今天訊問,並稱:「不要再來了。」

孫鵬在狄鶯作證時,獨自坐在庭外沙發等候,並向媒體自嘲,自己遇到的事比兒子的故事還有趣,「好像八點檔,拍成電影好了」,但被問到和宋學仁通話時有覺得聲音不對嗎?他也表示,宋先生說話有有一個腔調,當時沒有懷疑是不是本人。

庭訊約3小時結束後,孫鵬領取證人旅費時,手上拿著2張500元現鈔,面對鏡頭打趣地告訴記者:「走,拿這些錢請你們喝咖啡!」接著和狄鶯一同走往法院門口受訪。2人表示,不覺得有被騙,反而覺得有被幫到忙。

孫鵬領取證人旅費。陳彩玲攝
孫鵬領取證人旅費。陳彩玲攝

至於被問到「有無和宋先生聯絡?」狄鶯笑著表示回應:「不見了!也離婚了不是嗎?」孫鵬則在一旁尷尬表示:「我很難回答,宋先生…,宋先生不是還在裡面嗎?」暗指宋學仁是黃琪所扮的,隨即快步離去。

 

黃琪騙了不少人。資料照片
黃琪騙了不少人。資料照片

全案源於孫安佐在美製槍案曝光後,黃琪當時看到孫安佐涉案新聞,打電話給狄鶯夫婦,以聲音柔細的「女聲」自稱:「我是宋學仁先生的秘書,如果你們有需要律師,可以幫你介紹。」狄鶯夫婦起初婉拒,但後來因為孫安佐返台還要面臨司法偵辦,這時又接到黃琪的電話,因此同意委任律師郭上維。

2018年12月11日,孫安佐於被美方遣返回台,預計下機就被警方帶到士林地檢署應訊,郭上維為了早一步和孫安佐見面溝通案情,先搭機前往香港,再於孫安佐抵台的相近時間,搭飛機回台,在機場管制區等他。

就在郭上維接機過程中,黃琪同時為孫安佐向檢方遞交刑事提審狀,希望由法院介入審查逮捕孫安佐是否合法,狀紙雖蓋著郭上維的印章,實際上是黃琪寫的,檢方因此依違反《律師法》起訴黃琪、郭上維。

 

 

至於孫安佐被控非法製槍未遂的官司,後來並未委任郭上維,雖孫安佐被士林地檢署依《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製造改造手槍未遂罪起訴,但法院審理認為,此罪依據犯罪發生地、美國的法律是不處罰的,台灣法院沒有審判權,因此判決公訴不受理確定。

壹蘋新聞網-投訴爆料

爆料網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蘋》Line,和我們做好友!

★下載《壹蘋新聞網》APP

★Facebook 按讚追蹤

壹蘋娛樂粉專壹蘋新聞網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