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寫下:「人生嘛,有些人為你精心準備生日祝福,有人調皮往你身上砸派。不只是我,每個人都是這樣的,沒什麼公不公平,重點是開闊的心胸,與開朗的心情,倒是期待著後天凌晨的演唱會直播,邀請你見證與感受,這份100%的熱情與熱力,一定會越過半個地球說服你,感動你。」

他談到每次的嘶吼,每一場,每一聲,都來自於「我」依賴了24年的嗓子,「除了真唱,否則沒有其他感動你的方式。雖然不是那種完美天籟,但我有信心直擊感動你心。當用盡全力的最高音唱罷之後,我都會奮力再次站起,只因我心不曾崩壞,只因此刻看著這篇文的你,依然在人生的某個轉角,等待五月天與滿頭銀髮的你,在人生繁華落盡時,再次合唱起我們一生一次的青春。」

他特別談到「請不要擔心我,請不必為任何事辯解,因為人生還有那麼長,我確信每場五月天,都會用盡全力,讓你不虛此行…現實一再打擊你沒忘了頑固、偶爾想起那個他的突然好想你、擦乾眼淚的笑忘歌、以及你預定道別時刻播放的轉眼與如煙⋯。美好如你。能參與你的一生,是我這趟人生最好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