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認為嫌疑人劉亞仁與崔河那已經認了大部分的犯行,警方也掌握了許多相關犯罪證據,雖然否認吸食古柯鹼還有討論的空間,但必須保障被告的防禦權,而且嫌疑人居住地固定,也沒有吸毒犯罪前科,難以斷定有湮滅證據或逃亡的疑慮,因此駁回聲請。

劉亞仁走出警局後接受訪問,他說:「我尊重法院做出的判斷,也表示感謝,日後也將誠實地履行剩下的程序,會盡我所能解釋清楚。」至於湮滅證據的嫌疑,劉亞仁再度否認,「絕對沒有那樣的事」。

劉亞仁否認掩滅證據,開庭時能說的都說了。韓聯社
劉亞仁否認掩滅證據,開庭時能說的都說了。韓聯社

劉亞仁與前2次到警局應訊相同,都穿著正式的西裝出席,希望留給法官好印象。他提早在9點29分左右抵達首爾中央地院,於台灣時間11點34分左右雙手被綁捕繩帶出法院,手上蓋著藍色布條遮住繩子。媒體見狀蜂擁而上,質問「是否認了染5種毒」、「怎麼解釋湮滅證據」,劉亞仁委屈表示:「關於湮滅證據,我回答說完全與事實不符,我把能說的所有事實原封不動照實陳述。」媒體追問:「感到後悔嗎?」劉亞仁被拉上車邊回:「我很後悔。」接著被載到警局的拘留所,等候羈押結果宣布。

劉亞仁在拘留所關了10小時,因羈押聲請遭法院駁回,他走出警局恢復自由身。韓聯社
劉亞仁在拘留所關了10小時,因羈押聲請遭法院駁回,他走出警局恢復自由身。韓聯社

劉亞仁在前頭被媒體圍堵,男密友崔河那跟在後方。 翻攝iyo新聞
劉亞仁在前頭被媒體圍堵,男密友崔河那跟在後方。 翻攝iyo新聞

劉亞仁早上抵達法院時,面對媒體提問「是否認了嫌疑」、「有幫助共犯逃亡嗎」?劉亞仁緊握雙手沒有閃躲,原本只認呼麻的他改口,澄清:「我坦承絕大部分的嫌疑,但絕對沒有試圖幫助共犯逃亡。」不過當記者追問,「有吸食古柯鹼嗎」、「今天到法院會說明哪些點」,他沒有回答就走進地院。

劉亞仁今天提早抵達法院受審。韓聯社
劉亞仁今天提早抵達法院受審。韓聯社

劉亞仁分別於3月27日、5月16日到案說明,接受12、21小時的偵訊,他堅稱:「我能說的都說了。」但應訊時否認碰古柯鹼,異丙酚、K他命等都推給「醫療用途」,警方還發現劉亞仁涉嫌湮滅證據、幫助崔河那逃亡海外嫌疑,認為他「吸毒種類與次數很多,而且還有共犯,有羈押的必要」,因此19日建請檢察官聲押。

劉亞仁被媒體包圍,開口為自己辯解。韓聯社
劉亞仁被媒體包圍,開口為自己辯解。韓聯社

檢方22日向法院聲請羈押劉亞仁與崔河那,首爾中央地院將於今早召開羈押庭審問2人,再由法官裁定是否核發押票。雖然劉亞仁不認大部分指控,過去又有朴有天否認碰冰毒遭押的案例,但不久前同樣吸食冰毒的南太鉉,在法官問訊後裁定駁回羈押,因此劉亞仁是否會被收押,韓媒也難以預測,不過晚間結果出爐,法官認為沒有羈押的必要性,駁回聲請。

劉亞仁走進法院,準備開羈押庭。韓聯社
劉亞仁走進法院,準備開羈押庭。韓聯社

劉亞仁2021年起在江南、瑞草一帶等10家整形外科醫院,以本名嚴弘植就醫,根據處方箋紀錄,1年來注射高達73次牛奶針,遭到警方鎖定。他與崔河那2月5日從美國飛回韓國,當時在機場遭逮,劉亞仁被拔160根體毛、採檢尿液,送到國立科學搜查研究院(國科搜)化驗,檢出異丙酚、大麻、古柯鹼和K他命成分,還被發現過度服用佐沛眠,請朋友代為領藥留下紀錄。

崔河那5月時到警局應訊,手拿電子菸、耳機,態度輕佻,觀感不佳。翻攝SBS娛樂新聞
崔河那5月時到警局應訊,手拿電子菸、耳機,態度輕佻,觀感不佳。翻攝SBS娛樂新聞

警方調查時發現劉亞仁的4名友中涉嫌重大,包括美術大學出身的藝術家、美國籍男性、YouTuber等人違反毒品管理法,將他們從關係人身分轉成嫌疑人,還有人大麻檢驗呈陽性。其中藝術家就是崔河那,他5月16日也被傳喚到案說明,當時手拿電子菸、要價近2萬元的高檔耳機,態度輕佻不以為意,讓外界和警方看傻眼。

劉亞仁(左)與崔河那過從甚密,被外界認為是一對。翻攝崔河那IG
劉亞仁(左)與崔河那過從甚密,被外界認為是一對。翻攝崔河那IG

壹蘋新聞網-投訴爆料

爆料網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蘋》Line,和我們做好友!

★下載《壹蘋新聞網》APP

★Facebook 按讚追蹤

壹蘋娛樂粉專壹蘋新聞網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