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今年的亞帕運,愛爾麗總裁常如山透露,一般選手要投入體育已經非常辛苦,但這些亞帕運國手更必須要克服身心理的障礙和環境的侷限下上台比賽,去參加這樣大的國際賽事,是非常了不起很偉大的一件事,我曾看過法式滾球選手甚至只能用嘴巴去推球,但他們強韌的生命力和堅強的意志力,讓我看得非常感動,也感受到他們對運動的堅持和執著,比一般選手更值得肯定。

面對今年杭州亞帕運的挑戰,常如山在賽前還是鼓勵所有的亞帕運選手說:「能代表中華臺北出去比賽,代表著兩千三百萬的同胞,必須把台灣人拼博的意志力展現出來,透過這種國際級的體育賽事,藉由選手突出的表現,透過媒體的傳播力量,讓所有的台灣民眾去了解亞帕運這個比賽,未來可以讓更多人去重視亞帕運,「只要選手的成績有所進步,我們在回來慶功宴上都會用獎金來鼓勵他們。」常如山說。

總裁常如山把自己就當做是運動人,除了小學開始就是短跑高手,也是排球校隊,也曾經學過空手道,並且自願進入涼山高空跳傘特勤部隊,至今還保持每周2到3天的運動習慣,主要從事泰拳和游泳的運動,目前也是射擊高手,至今還保持絕佳的結實身材。

提到運動的重要性,常如山說:「我認為強國必須先強身,目前體育賽事歸納在教育部,除了國防之外,體育的預算理應非常非常充沛,體育在德智體群美中排第三位這麼前面,在教育體系中應該去鼓勵更多的學生、更多人士在體育中多花點時間,現在的學生光滑手機,體力愈來愈差,未來就會造成國安問題,你現在不運動未來就要還回去,惡性循環,狀態愈來愈差,國家要投入更多勞健保,沒有健康的身體一切都是假的,教育部應該針對體育多花點預算多花點心思,除品性教育外,在未來強國必須強身,才能夠成就有競爭力的國家。」

「愛爾麗花這麼多錢幹嘛?我們不需要包裝、不需要聲量,也不需要掌聲,完全跟形象無關,我們只想做該做的事情。」常如山說:「愛爾麗的使命就是我們締造美、傳播愛,『世界因愛爾美麗』是愛爾麗企業核心的理念,從小的公民教育和父親的教導,『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學校教我這樣做,有能力就照顧好家庭,創業後照顧好員工,公司經營好,當然就是對社會多做出貢獻,我的老闆就是員工跟客戶,更大老闆就是中華民國這個國家,我們要懂得引水思源,吃果子拜樹頭,錢是從社會賺來的,我當然要為這個社會國家多付出。」常如山說:「你所擁有再多的東西,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把你所擁有的東西做很好的利用和分配,人生短短三萬多天就過了,還能留下什麼?最後能夠留下的是你曾經幫助過的那些人。」

「我做一次,別人會覺得是假的,第二次、第三次還有可能被覺得是行銷手法,但現在呢?」常如山說:「我現在捐了快60輛救護車,錢再賺就有,這是心態問題,我從年輕時就有這樣的想法,父親的影響身教言教影響很大。」

常如山勤做公益也希望能喚起其他台灣的企業一同投入公益和贊助體育,他呼籲台灣的企業「留德不留財」,他說:「即便你身上有幾百億,你生不帶來死帶不走,又如何,這些不過是數字而已,把這些財產運用到需要幫助的人,人生最快樂的反而是付出與奉獻,給人幸福給人希望給人方便,幫助人家才是最厲害的事。」

而在所有的公益事業中,常如山首選便是體育,他說:「強國必先強身,要有好的全民體育才能有強大的台灣實力,但台灣政府的預算有限,可是台灣的企業卻是潛力無窮,每個老闆若可以拿出2、30萬元就不得了,台灣光上市公司就有兩千家、上萬間企業,只要上市的每間公司拿出20萬出來,由企業贊助組成的體育基金,由體育署來規劃分配,這樣就能有多大的力量啊!若台灣企業都能關注台灣各單項運動員,給予表現好的運動員鼓勵,不管是金錢方面,工作方面、就業、就學和生活方面,政府照顧不到的,就由民間企業來支持,這也是我當公益大使最希望做到的事情。」